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开局要被唐太宗五马分尸

第125章:人从红尘过,哪个不扶腰?

  

  魏征等侯君集走后,没敢耽搁直奔皇宫。

宦官通报之后,魏征急急忙忙的走了进去,跪下行礼道:“陛下!”

“坐!”李世民此时正在看桌子上的东西,于是摆手说道。

过了半晌

李世民才幽幽的起身,豁然发现魏征还在,不禁扶着额头说道:“哎,竟然把爱卿给忘了。”

“爱卿所谓何事啊?”

“额......”魏征无语的说道:“陛下,您召见我过来的啊!”

“啊?对对对.......”李世民此时才恍然过来,连忙说道:“实在是看的太过出神了,竟然忘记了这茬事儿。”

“来,你也看看,这是百骑司传过来的消息。”

魏征不由接过来,只是一眼,便有些发懵,“这是弓弩的图纸?钢弩?”

“没错!”李世民眼神幽幽的点头道。

“这狗东西,对岳父还掖着藏着,简直不为人子”

魏征没敢吱声,他知道陛下越是骂的厉害,说明越是在乎,可自己要是骂的话,陛下可就要翻脸了。

骂了两句,李世民突然转移了话题,问道:“你觉得太子承乾如何?”

这话疑一问,不禁让魏征的瞳孔猛地一收缩。

这让自己怎么答?

“听说他和一个叫“称心”的小太监胡闹,不近女色?”李世民又问道。

“没事儿,你尽管说!”

魏征额头一层密汗,“臣觉得传闻可能有假,因为今日侯君集来找臣,说是有一件天大的好事儿,说是太子看上了臣的侄女裴晚吟,想纳入东宫为妃。”

“哦,还有这事儿?”李世民眉头一皱。

“你怎么说的?”

“臣还能怎么说,晚吟已经有主了啊!”魏征跪下说道。

李世民眼神冷冽的看着魏征说道:“朕差点忘了这茬......那确实不能入东宫为妃。”

好你个老杂毛,借这茬是想提示朕什么吗?

李世民猛然想到了什么,不禁问魏征道:“你不会以为这是朕的主意吧?”

“臣不敢......”魏征把头压得极低的说道。

可李世民是什么人,怎么能看不出魏征想法,不由怒骂道:“你个老杂毛,朕是那样的人吗?”

“你以为朕跟你一样不要脸?给朕滚出去......”

李世民却是气愤难消看着魏征,腮帮子疼。

“是,臣告退!”魏征后退,面色惶恐退下。

等出了大殿,魏征面色整了整衣服,扬长而去。

目的达到了!

生米煮已经煮成了稀粥已经够好,万不能过头做成锅巴可就完犊子了!

.....

淮水之上

李靖和秦寿相对而坐,谈天说地,而李靖却总是不经意间将话题拉扯到民生、军事等领域。

李靖看着眼前这位秦公子,心中感慨万千。

难道真的有生而知之者?

虽然不敢肯定,但眼前此子的兵法却是没有骗自己的,他深切的感受到这位秦公子所知浩瀚。

不仅限于霍子骞所言,其对于道法、兵法也有着极高的研究,令他惊叹。

他的心中极为的不平静,作为大唐的元帅,征战几十年,攻城略地,早就已经练就了一个铁一样的心性,石头一般的脸,对于一般的事物早就已不惊不乍,心中翻不起多少浪花

但是,如今面对这位秦公子,却掩不住心中洪水滔天。

特别是秦寿讲到特种作战的时候,更是让李靖差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自己是几乎打了一辈子,几经生死,点滴积累的心中才对兵法一道有了这么一些决断,但是这位秦公子如此的年轻,又是如何知晓的?

简直令人心生嫉妒!

要知道,这可是兵法,在大唐,战法之道不可轻传,便是看到已然是奢侈,更别说会如此多的兵法策略,太难得了!

交谈的越多,心中的震惊越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小友之才,令老道叹服啊!”

“.....”

李靖心中惊叹的同时,更是忍不住心潮澎湃

他曾不断的向陛下进谏,希望对高句丽保持惊觉和压制,但是朝廷上下,对于高句丽的态度却是不置可否。

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其一是因为国库空虚,打仗是需要钱粮的,没有国库的支撑,不可能打赢这场仗的。

其二,就是没有一个能够系统性削弱高句丽的策略,

但是秦寿所提出的骚扰策略和阻滞地方发展的想法,让他大受启发。

不仅如此,这位秦公子这一番探讨中还提出了很多建设性的战术、策略。

没错,建设性的策略。

很多东西听来都是那么的令人新奇,以前更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这些方法、策略也许在真正的战斗中不一定是事宜的,更不是无往不利的,但却给自己提供了很多种思路。

往往一些不起眼的细节,却让自己有种醍醐灌顶的错觉。

不能小看这些思路,从古至今的战法,兵书,少之又少,但是这位秦公子却一下子就提出了这么多的理论,足以令世人震惊。

李靖咽了一口唾沫,眼神愣愣的看着秦寿,手不断的攥紧,过了一会儿又松开,如此反复。

兴奋!

紧张!

激动!

各种情绪充斥着他的心神

内心更是如熊熊燃烧的烈火。

此刻,李靖的脑海中尽是这位秦公子所言,其中虽然有些不切实际的成分,但是瑕不掩瑜,其中精妙绝伦之处,令人拍案叫绝,着实撬动了他的心神。

镀金?

倘若可行,又何尝不是自己家族的一条出路呢?

如果真的趁着自己还硬朗的时候为家族铺一下路,那自然是极好不过。

还有所谓的骚扰战术,即便短时间不能战胜高句丽,但是只要战场不在大唐之内,既可以不断的练兵,使得大唐的军队保持战力,还能一点点蚕食高句丽的优势,限制其发展

何乐而不为呢?

以前自己虽然一直进谏陛下,让陛下提防高句丽,但是对于灭掉高句丽还真的没有太大的信心,但是现在以自己率兵打仗多年的经验再借鉴这位秦公子的战术战法,灭掉高句丽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想到这里,他的情绪变得亢奋起来。

“道长,您再喝点....”

此时的秦寿见道长脸色不对,连忙一脸笑意的斟酒道。

李靖轻轻的点了点头,收拢了一下身子,做的直直的,仍旧保持自己的风度,与秦寿共同举杯。

坐的时间有点久,李靖的身形有些僵硬了。

他端起酒杯,想喝一口酒,压一压心中的惊骇,却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倒拿着酒倍,酒全倒在了衣服上,洒湿了一大片,而且湿的地方有些尴尬....

他连忙在上面使劲擦了几下,可是越擦,却越发现湿的片越大,不由脸色涨的通红。

秦寿却是装作没看见,笑着化解尴尬道:“能否请教道长讲解一下这内养功?”

“俗话说,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人从红尘过,哪个不扶腰......”

“啊?哈哈.....”李靖闻言不由会心一笑,放下酒杯说道:“明白,都是男人怎么会明白”

李靖在秦寿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又抬起手比划了一番。

“啊?这么狠?”

秦寿不禁瞪着大眼,嘴角抽搐。

却见李靖面容淡然的说道:“此秘法虽然前期艰辛,但后期妙用无穷。”

秦寿却忍不住喉结滚动,头皮发紧的问道:“不用这种办法行不行?”

老道所言千金之法,感觉自己顶不住啊!

“不用此法的话,效果减弱很多的......”

此刻,李靖看秦寿的眼神,已经卓然不同了,他笑着说道:“我给你开一下身子吧?”

“啥叫开一下身子?”李琦不明所以道:“不会是.....”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却忽然感觉自己一下子被提了起来。

一瞬间,从头到脚一阵剧痛,抽筋拔骨一般的痛。

“啊!”

痛的他想死的心都有了,但是很快他那种痛感就没有了,转而成了一种全身极度舒适的暖意。

那种感觉如春风化雨,如雨润心田。

玄而又玄。

只是这种舒爽太过短暂,难以名状的感觉弥漫全身,恍若自己哪里被打通了一样。

“好了!”李靖拍了拍手说道。

秦寿只觉得浑身热乎乎的,“道长,厉害啊!”

“这没什么,你的身子骨过了练武的最佳年级,给你揉开了几个练内养功的穴位而已,你要是真的遇到了虬髯客,那才叫厉害!”

秦寿惊叹不已!

以前总觉的所谓的强生健体、养身之法什么的全是假的,直到今日见到老道,他方知自己眼皮子浅了。

“谢道长,您可谓是我的贵人啊!”

李靖对秦寿笑道:“小友才是见识惊人,令人眼界大开啊!”

秦寿却笑着摆手道:“嗨,我就是胡咧咧,和人家真正会打仗的没法比。”

“咱们在这里也不过是过过嘴瘾,还得看人家李靖这种功勋卓著的大将军,俗话说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人家才是真正的厉害,毕竟大唐的军神可不是白当的。”

“咱咱们到人家面前是这个,你就当一乐子听就行......”秦寿敲着小拇指的指尖说道。

李靖:“......”

秦寿越是夸,他的脸越是尴尬。

打脸是不?

自己要是真的有这么牛,还用站在这里听你掰扯?

他咬着牙花子,心里火腾腾的往外冒。

心里骂道:这家伙哪儿都好,就是喜欢内涵人,一句骂人的话都没有却戳人肺管子。

.......

不知不觉,日头已经升到了头顶,开始西斜了!

李靖却是坐不住了,他想走了,真的想走了

内养功之法,已经留了下来,自己这个半师之谊也算是成了,这是无论何时也磨灭不掉的

更重要的是,此时他的脑海之中,不断的有想法出现,心中关于如何攻克高句丽的计划也越来越强清晰、越来越成熟。

现在的他恨不得立马就见到陛下,然后和陛下进谏如何讨伐高句丽事宜。

趁着自己还有精力,争取打下高句丽,不让自己留有遗憾,也让后世子孙挣一点底蕴。

时不我待!

想到这里,李靖甩了甩拂尘,深施一礼,起身告别道:“幸得小友款待,又相谈甚欢,实乃人生之幸事啊!山高水长,贫道不能不久留了!”

此时他的风度再次变成了那个风度出尘的云游道士,举手投足之间韵味十足。

“道长,我们同路而行,不也挺好嘛?”

秦寿还想再留李靖,不是想装逼,而是考虑到这内养功自己还不熟,抓紧时间都问问,才是正道。

但是李靖却坚决拒绝了,说了一句他觉得很有逼格的话:“大道清修!”

秦寿即便是再舍不得,却还是无奈深施一礼道:“既然如此,那就不留道长了,道长保重,后会有期!”

看着李靖轻点船头,便上了小船,然后甩了下拂尘,拿起手中的竹竿撑船而去,那份潇洒和气度,不禁再次让秦寿为之向往。

他幽幽的说道:“啧啧,想不到竟然真的有这种高人!”

他转头,“三哥,我觉的这道长以前定然不是什么普通人,方外之人,但认识虬髯客,对李靖等人门清,你觉得他以前是干什么的?我怎么感觉他以前定然也参过军的呢?”

李恪、程处弼、长孙涣,等人摇头不语。

怕说错了!

......

李靖踏在船上,维持那股出尘的气场不过三里地,便猛地拐进了一处茂盛的芦苇之中,然后一股气泄了下来。

身上的那份淡然出尘,也轰然倒塌,再度变成了严肃、坚毅的将军形象,

“呼~”呼出了一口气,

尼玛!

怎么感觉扮演倒是比打仗还累呢?

而此时,芦苇之中也冒出几个人,连拉带拽的将船给拖了上去。

“将军!”

“将军,您这是.....”霍子骞派人见礼道,却怔怔的指着李靖身上一处湿了的地方,诧异的问道。

“滚一边去!”

李靖一脚把他踹翻在地,挑眉道:“我问你,你怎么不告诉我这位秦公子还通晓道法和兵法?”

“嗯?我不知道啊”

李靖再次踹了他一脚,“你.....狗东西还不承认是吧?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想看本帅的笑话?”

“我......”

“嗯?”李靖用眼睛剐了他一眼,霍子骞顿时不敢吭声了。

“把你衣服脱下来和我换一下。”

霍子骞:“.....”

他一脸便秘的换上李靖前面湿了的衣服,却挤破脑子也没想明白。

兵法和道法吗?

自己真的不知道啊!

我特么冤啊!

李靖没有和霍子骞计较,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子骞,你留在这里主持大局,本帅有急事要回去面见陛下。”

“在咱们大唐的地界上,相信有你们在,想必也不能出什么大篓子。”

“嗯?”霍子骞不禁一怔,“大帅,陛下没有召您回长安,这样恐怕不妥啊!”

作为军人,外出任务,在没有完成前,无诏回京,此乃大忌啊

就算是陛下不会治大帅的罪过,恐怕也会引起陛下的猜疑。

但是,对于李靖来说,此事关系重大,不仅关系到大唐的未来的格局,也关系到他整个家族的命运,哪怕他知道这样会引起陛下的猜疑,但是他还是想着能第一时间回京面见陛下。

怎么可能听霍子骞的劝告?

他翻身上马,几个亲卫也动作划一。

“等等!”

突然,李靖想起来什么,问其中一个人道:“对了,高句丽的最新的动向如何?”

被问道的那人正是负责军中情报的情报官,他连忙站出来,抱拳说道:“报告将军,高句丽联合了倭国,倭国百济高句丽三国已经联合在一起了,看样子准备对新罗出兵。”

其他人还在发愣,为何将军会这么问?

“啊?”却见正准备夹着马往前的李靖猛然回头,一下子从马上出溜了下来

“你说什么?倭国百济高句丽三国已经联合在一起了,看样子准备对新罗出兵?”李靖心头咯噔一下,剧烈的喘息的问道,

情报官再次说了一遍

李靖此时彻底懵了,不禁有些出神,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他嘴里喃喃的说道:“竟然被他言中了?竟然言中了?”

还没等他缓过神,突然听闻江面上出现了哗然之声,

“水寇来了!”

“有水寇!”

“......”

他不禁猛然转身,随即眼神猛然收缩。

只见远处的水面上乌压压的都是大大小小的船只,上面一个个面目狰狞的之辈立在船头。

李靖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刚刚还说大唐内不会出什么篓子,怎么一下子出来这么多贼寇?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