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宅唐

第二卷 还债 第一百六十九章 王?于受

宅唐 码字的尘埃 6655 2020-10-17 15:04

  

  “就是你整天吵着要投靠孤?”。

第二天一大早,李一早早来到李承阳门前候着,顺便把当初王肖身边临阵脱逃的那个痩商人带来。

李承阳一推门就看到一个痩的皮包骨的人站在门口,不由的吓了一跳。

等到李一把人介绍完毕,李承阳这才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自从痩商人被暗卫们抓到以后,发现并没有受到什么虐待,只是简单的问了几个不是秘密的问题就要放了他。

那怎么能同意,被抓的那几天,明里暗里的这个人已经知道了暗卫的后台,这让他起了不如搏一搏的心思。

反正已经得罪了王家,要想不被王家找到,以后少不了东躲西藏的,不然就只能远远的离开太原,有多远跑多远。

习惯了长安繁华的生活,让他就这样离开,还真有点舍不得。

现在无论好坏吧,最起码有了一条和太子搭上线的门路,只要能投靠太子手下,那这王家的事情自然也就不叫事了。

所以从他被暗卫赶出来的那一天起,他就天天堵在酒楼门口,什么也不干,暗卫们进进出出,他就随时上去和人家攀关系。

后来李一怕他影响了酒楼的生意,只能把他扣下,见不见李承阳以后再说,别天天像个鬼一样堵着门口就行。

没想到还真让他等到了机会,这不,一大早的,李一就把他直接带到了东宫里。

商人喜不自胜,他在王家,只能算是下线的下线的下线,别说是王家人了,就是见了王家随便一个管家,那也得点头哈腰的。

哪能像现在,直接就来到了太子面前。

也是赶上了好时候,听说这太子就是捡回来的,根基不稳,现在能找到他来干事,那以后一个元老的位置就少不了了。

再也不用去看别人的脸色行事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太子拿下。

想到这,痩商人“啪叽”一声就扑倒在地:“草民参见太子殿下”。

李承阳被他这动作吓的往后一跳:“这是什么东西”。

李一红着脸在李承阳的耳边:“这是五体投地大礼,他说的”。

“你也被这么拜过?”,看见李一的脸色,李承阳不由的有些好笑。

李一点点头,上去就想把商人拽起来,什么五体投地,明明就是狗吃屎,在这东宫里就别闹这样的笑话了。

李承阳拦住了李一的动作,往前走了走,亲自拽住了商人的手:

“起来吧,在我这不用行这么大的礼,你姓甚名谁,为何要投到我的门下?”。

商人激动的不知要怎么回答,手舞足蹈了一番才断断续续的把话说明白。

商人叫做王受,就是这长安人氏,家中原来也颇为殷实,无奈父母早去,当时的他只有十四岁,却不得不扛起父母留下的铺子。

年纪轻轻却接手一个不小的产业,其中的难处自然可以理解。

最后把一家红火的盐铺经营的不伦不类,眼看着就要关门了。

没想到却被王家的管家找上了门,简单交谈了几句,他这铺子就被挂到了王家的门下。

从此他的铺子才开始渐渐有了以往的辉煌。

“那照你这么说,王家对你岂不是有天大的恩情,你这不声不响的就跑了,是不是有点不地道了”,李承阳脸色严肃了下来,要是说被迫害的逃离王家,或者和王家没什么关系,你想怎么走就怎么走。

要是真要是王家对他有很大的恩情,他却等危险来临时拍拍屁股就跑,那就真的不可靠了。

说到这,商人愤恨的拍了拍大腿:“有什么恩情,我那铺子本来挺红火的,就是被他们盯上才差点开不下去,您且听我慢慢道来……”。

本来他们家的盐铺在长安也是排的上号的,不过这是祖产,所以他父母并没有投靠任何一家。

而后他的父母就不明不白的死了,什么也来不及交代。

十四岁的商人当时还在上着私塾,对家里的运行一无所知。

等噩耗传来,他也只能放弃读书,回家撑起铺子。

怎么进货,哪里的货便宜实惠,怎么分辨盐的好坏,他是一概不知。

祖传的门路到了他这就失了踪迹,只能跟着其余的盐商,人家怎么弄,他就怎么弄。

新手上路自然什么意外都会发生。

别的商人买的盐都符合他们的预期,谁也别想骗了他们。

但是王受不同,他不知道怎么分辨好坏,表面上看起来差不多,但是真等买回家才发现,那盐比别的盐要差上许多。

回去找人理论,却被人说是他私底下把盐换了,没说两句就要和他一起报官。

年纪轻轻的他怎么敢和官府打上关系,只能闷着头认了。

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几次,他的盐铺就开始变得无人问津。

即便后来他有了经验,但是仍然时不时的被套路一波。

直到最后王家找上门来,说能给他提供好货,保证能让他恢复祖上的荣光。

走投无路的他也只能投进了王家的门下。

后来他才发现,当初他去买盐的地方,就是王家的。

这才明白了一切,不过周瑜打黄盖,被坑了就认,反正铺子都红火起来了,他也就不去在意这些事情了。

直到后来,有一天他们几个盐商一起喝酒聊天,有个商人无意间说了一句:

“你们家的盐铺子被王家看上了好多年了,当你是个孩子的时候王家就不停的上你家的门,不过你父亲死活不肯答应,这才保住了你们的产业,没想到到你这,转头就投了王家”。

当时已经算是老油条的王受当即就明白过来了。

“所以你和王家有着杀父之仇?”,听完王受的话,李承阳摸着下巴问了一句。

王受点点头,咬牙切齿道:“正是如此,我父母年轻力壮,怎么就突然的双双暴毙了,现在想想定是那王家下的毒手”。

李承阳点了点头,王受的话条理清晰,要想知道真假,找几个盐商问问便知,这个做不了假,世家人的作风也符合常理,还是有点可信的。

“那好,你一会回家收拾收拾东西,直接跟着李一上路吧”,确认了关系,那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帮他报仇?

恩,以后再说吧。

王受领命扭头往外走,没走几步又突然转身,还没等李承阳反应过来。

“啪叽”。

“你怎么又趴下了”,李承阳和李一异口同声道。

“请殿下为我赐名”,王受把脸埋在地上,闷声闷气的说道。

李一上去就是一脚:“赐名,你想的美,还殿下给你赐名,你知道我这个李姓是经过多少血战才得的,你现在想要,见鬼去吧”。

“不,不是李姓”,痩商人抬起头急切的说道。

李承阳又把他拽了起来,象征似的给他拍了拍身上的土:“说吧,看你不像是冒失的人,提出这样的要求肯定有原因”。

“谢殿下”,王受又开始手舞足蹈了。

“只是当初我投了王家,才改姓了王,现在既然已经和他们划清了接线,自然不好继续戴着这个王字”。

那就可以理解了,古代人不像现代人,你想怎么改怎么改,私自改名那是犯法的。

这边改了名,刚宣扬出去,那边官府就要上门,罪名就是不孝。

除非有长者或是一些更高地位的人出来给他站台,这个名字才能改的名正言顺。

李一他们的姓名都是李渊改的,先不论好不好听,把这名字摆出去,那别人就要低上一头。

这是荣誉!

李承阳琢磨了一下,李姓不可轻赐,李渊这么多年也没赐下几个,李固,暗卫们算是,罗艺也得过李姓,李世绩原来姓徐,这都是立了不小的功勋或者自身就有着巨大的能量,这才能冠上李姓。

“你原来的姓氏是什么”,不能赐姓李但是可以赐别的姓啊。

“小的原来姓于”。

“那好,你就恢复祖姓吧,不过你可想好了,这样一来,你和王家之间就在也没一点可能了”。

“小的想好了,和那王家本来就有不共戴天之仇,现在又投了太子门下,小的不怕他们”,王,不,于受满脸的豪气。

“行,没事了吧,那就回去收拾收拾吧,一会上路的时候李一会告诉你的工作”。

这次于受倒是没弄出什么幺蛾子来,一步一步的走出了东宫。

直到于受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李一才冲着李承阳抱了抱拳:

“少爷,这人油嘴滑舌的,长的又是尖嘴猴腮,一看就是个不可信的,您就这么让他负责互市的事情?”。

“怎么?不放心?没那个必要”,李承阳看着门口,漏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

得罪了王家,这于受还有的跑,大唐之大,总有王家触碰不到的地方。

但是得罪了他李承阳,一个告示发下去,那这大唐将再也没有于受的立足之地。

李一点了点头,动脑筋的事情他玩不来,一辈子打打杀杀直来直去的,不擅长这个。

他家太子说了,没那个必要担心,那他就不去担心,好好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再说了,让你去是做什么的,你真当就是让你去给他保驾护航的?”。

说完这句话,李承阳就带头朝着厨房走去,挥了挥手示意李一跟上。

李一闻言眼睛一亮,对啊,他怎么就没想到呢,到时候这于受坑了他,直接就掏出匕首咔咔咔不就完了。

心里再也没了压力,迈起脚步追向李承阳。

来到厨房,这里已经堆放了两个巨大的包裹,一个是白色,一个是被画上了几道墨痕。

李承阳指了指白色的布包:“这个是盐,好的不能再好的精盐,一斤五头牛,或者五匹马,或者二十头羊”。

又指了指旁边的带着墨痕的包:“这是茶叶,顶尖的茶叶,最适合他们草原人喝,一斤,不,一两,一两等于一斤盐的价格”。

李一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这里的东西不多,两个包加起来估计能装下一车,就这么点东西,能换回……

那么那么多的羊。

想到这里,狠狠的冲李承阳点点头,从此以后,这两样东西就是他的命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