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直播之我的大唐不正经

第一百五十四章挖个坑埋倭国

  

  “别总是避重就轻,说说那些西方列强到底做了些什么?”李世民不再纠结于谁摄政的问题,反而问起那些来侵略的国家,这对他来说,能起到一些警示作用。

“如果详细说的话,那就话长了,简单的总结,无非就是三个字:打、砸、抢!”李川想了想道,其实详细说,倒也不是不能说,反正他是带着书来的,就是说起来太费时间罢了,而且也没什么新意。

“你总结得还真是挺到位。”李道宗心中暗暗叨念着这三个字,打败对手,抢走所有,抢不走的宁愿砸掉也不给对方留下,三个字完全将强盗的本性体现了出来。

所以那些西方列强都用的是强盗理论吗?

不止李道宗一个人这么想,几乎是在座的所有人脑子里都浮现出‘强盗理论’这四个字。

“然后呢?大清亡了之后呢?中原大地如何了?”房玄龄很是忧虑的问道。

李世民等人也都看向了李川,等着他的回答。

“烽烟四起呗,军阀割据,谁手里有兵谁说了算,嗯,换成容易理解的话就是各地都有起义军,划分地盘进行管理,偶有交战,当然名义上是归总统管的,相当于,夏商周时期的诸侯分封制,听调不听宣。”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李川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对不对,反正意思传达到了就行。

说到诸侯分封制,这些人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实际上就是拥有自主权,会向王庭朝贡,会听调令勤王,但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诸侯就相当于皇帝,这对一个王朝来说,是十分不利的。

说是诸侯受帝王管辖,但帝王真的管得了吗?!

内部四分五裂,还有外敌入侵,只要想想,就知道那时候的中原会是什么模样。

李世民捂着自己的心口,再一次的想打死那些不争气的后辈,做为打下江山的帝王,他对这片大地爱得深沉!

“其实其他国家离着都远,所以在这片大地上占地盘也占不了多大,主要是倭国,那时叫日本,别看他们只是一个小岛国,但野心却不小,差一点都将整个中原都吞入肚中。”李川愤愤然,他不是愤青,可是学历史时学到这一段也是气得不行,即悲痛于当时国民政府的懦弱、腐败和不作为,也痛心苦难的百姓遭受的一切,同时也激动敬佩于革命先列的舍生忘死,没有那么多人的牺牲,也不会有他当时的幸福生活。

忘记仇恨是不对的,李川觉得,有仇就要报,无论多久,都得报。

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可以不做君子,所以他提前千年报仇,其实也不算早,对吧?!

李世民表情严肃起来,黑沉着脸不作声,心里却将倭国的威胁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大臣们也都是心中一凛,将这个小岛国划入了重大敌人的范畴。

“八年抗战,中原大地上死了三千五百多万人,相当于填进去近两个大唐人口。”李川一脸的痛心,“能想像出来吗?小小的倭国竟然灭了两个大唐。”

这太有代入感了,大唐君臣的火一下子就起来了。

“灭了他!”李道宗挥着拳头,腾的站起,一脸的凶恶,恨不得立时就带兵出征。

“倭国是个威胁,为大唐的未来计,应将威胁消灭于萌芽中。”这是理智派的房玄龄。

“倭国的银矿对大唐很有用。”同样属于理智派的杜如晦开始思考怎么瓜分战利品。

“大唐缺很多人修路。”许敬宗也紧跟上。

长孙无忌端着白胖的圆脸,眯着眼睛,精光四射,却什么都没说。

李川觉得,这比说了还可怕,长孙阴人这个绰号可不是白叫的。

都有说起错的名字,但一定没有叫错的绰号,李川深以为然。

“臣赞同诸位大人的观点,要知道现在的倭国就已经自大的称自己为日出帝国,而把大唐称为日没帝国。”上眼药嘛,他也会啊,再说,他说的可是实话。

李世民一脸怒意,“果真?”

“陛下可以等等看,估计也就这两三年吧,倭国的国书就会到了,您自己看上面的措词就是。”李川端着一脸假笑,“这可是在历史上有记载的。”

李世民顿时就信了,这么点小事,他不觉得李川会说谎,因为这种谎言太容易被拆穿了,只要等几年就是。

“简直放肆!”李道宗胡子翘着,手里的折扇都被他握变形了。

“夜郎自大!”孔颖达也批判道。

“呵,看来他们没将我大唐放在眼中啊。”长孙无忌冷笑着。

“日出帝国吗?那就让日头不再升起吧。”

“小小岛国,朕必征伐踏平此地!”李世民目光深邃的望向远方,仿佛看到了那个要被他征服的岛国一般。

李川垂着眼,默不作声,想征服倭国并不容易,但也不是就做不到,只要大唐君臣有这个心,他必然会帮着他们打下那个岛国,将上面的倭人都拉来做奴隶!

不是要*****吗?那就让他们来为大唐的繁荣做贡献吧!

本来李川想在最后时把拼音教了,结果却没想到忽悠得太过成功,大家都冷静不下来,看来又得推迟一天才行了。

跟李承乾一道走在回宜秋宫的路上,李承乾抬头看着半黑的天空,道:“真没想到咱们中原这么多灾多难。”

“战争到什么时候都不会消失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战争。”所以注定了多灾多难的日子会时常出现。

“和平不好吗?打来打去的到底想做什么?”

李川怪异的看了李承乾一眼,“当然是为了权力啊,不然呢?”

这种问题从一个太子嘴里问出来,可真是够古怪的。

“他们不懂权力越大责任越大吗?”李承乾皱着小眉头。

“懂,可是有的人只想享受权力,不愿承担责任。”李川轻笑道:“就是那种活着时肆意潇洒,哪管他死后洪水滔天!”

李承乾愕然的一瞬,又很快理解的点头,“就是那种昏君、奸臣的做派吧?够自私的。”

“确实,但你得承认,人都是自私的,大公无私的人根本就不存在,哪怕是圣人也会有私心。”

“我说你说话就不能注意点吗?别总拿圣人出来说事啊,虽然你说的对,但让那些奉圣人的话为圭臬的老酸儒听见,非得跟你死磕到底不可。”李承乾有些无语,那些动不动就以撞柱来威胁人的老酸儒,非常的让人头疼。

“知道了,我也就跟你说说。”李川也没傻到跟谁都说,特别是那种非常古板的人,他见了都恨不得绕道走。

回到宜秋宫,李川也不去自己的偏殿,径直跟李承乾去了正殿,他这边好歹有热茶可以喝。城

连着灌了两杯,出了一身汗,李川直接就去洗澡换衣服,出来后,叫着李承乾,把轮椅拿出来,两人蹲在那里研究怎么安装。

李川的动手能力还可以,有示意图,怎么都能装起来,再说,这也不难。

但有李承乾这个看不懂示意图的小太子跟着搅和就不一样了,非常有主意的乱来,结果一个小时过去了,小小的轮椅却还是散架的状态。

“金如山,你家主子该睡觉了吧?”李川完全失去了耐心,本来想着能多一个帮手,哪里会知道竟然是多了一个猪队友。

金如山垂首而立,不作声,就当自己完全没听到。

“你嫌弃我?”小太子委屈了,“我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啊。”

他就不明白了,一个轮椅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小零件,再说了,卖东西不应该是安装好了再卖的吗?哪有让买东西的人来安装的道理。

“你还是别说了,在一边看着,我明天要拿去给牛惟亦兄弟呢,别捣乱。”明明是安装在两边挂双拐的,他非得要安装在后面,那还让人怎么推轮椅?!

李承乾让开,气鼓鼓哼了一声,道:“我去洗澡。”

又热出了一身汗,不洗一下睡觉都不舒服。

没人捣乱,李川的速度就快多了,三两下弄好,便也让人去打水,冲了澡就钻进蚊帐里睡觉去了。

李承乾还得写两章大字才能睡,对李川是无比羡慕嫉妒恨。

同时,李世民在长孙皇后面前得意的道:“千年这小子还以为朕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就是看倭国不顺眼,想灭了呗,这有什么,实力能达到的时候别说倭国了,周围的领土朕都要打下来。”

长孙皇后笑得很温柔,“他愿意动小心思是件好事,有了目标,奔着那个目标去,他自己就会主动做很多事,也免得催着他了。”

“那到是,那小子做事有点没章法,不催着他,他就只顾着自己的喜好。”李世民想到李川最近天天跑去府邸去折腾房子,就有些无奈。

房子盖什么样的不行啊,还非得整什么别墅,用红砖水泥盖,那样盖出来能好看吗?李世民相当怀疑。

“不过臣妾觉得他说的有一点是对的,倭国野心大,确实该灭。”长孙皇后听了李世民转述的李川的话,心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灭掉倭国。

最好是灭掉倭国的人!

她对高丽都没有这种想法,但若那历史是真的,她是真心不想让倭国人存在。

打蛇不死,后患无穷啊!

李世民严肃的点头,“如果千年的评价是准确的,跟一个狗一般的国家为邻确实很危险。”

因为你不知道它啥时候就会变成恶狗。

“二哥,你有没有问过千年,海船应该设计成什么样子?”长孙皇后好奇的问:“跟江河里的船,有什么不同?若要打倭国,海船可是关键。”

李世民点了点头,眼睛闪躲了一下,这个,他还真没问。

“海上风浪大,想必海船应该吃水较深吧,算了,太晚了,明天再说,快休息吧。”李世民转身就往沙发处去。

长孙皇后好笑的看着他的背影,忘了问就忘了问呗,这个欲盖弥彰哟!

事实证明,没人是傻子。

虽然当时被李川鼓动的热血上涌,都纷纷对倭国气愤不已。

可过了劲,大家也都明白过来。

只是攻打倭国对大唐有利,再说了,这也不是短期内就会出兵的事,所以哪怕明白了李川的心思,他们也没怎么当回事。

十年八年的都没法成行呢,等到时机真的成熟了再说呗。

到时他们还都想听听李川会再说出什么来。

天蒙蒙亮的时候,李川就醒了,被热醒的。

低头一看,只见李承乾整个人窝在他怀里,还紧紧抱着他的胳膊,正跟个小火炉似的散发着热量。

李川:“……”气死,睡个觉都不让人睡好。

一脚将李承乾踢开,李川也不睡了,干脆起来跑到院子里去活动身体。

李承乾被踢了一脚也没醒,翻了个身继续睡去了。

小孩子就是觉多,十岁左右正是怎么都睡不够的年纪。

李川还记得他上小学的时候每天都是被自家老姐拎起来的,很粗暴,却相当有效。

今天小太子又没课了,因为孔颖达的论语还没有重注完成,于是他请假,小太子就没人教。

李川出宫,这就跟了个小尾巴。

轮椅被侍卫扛着,李川今天依然骑着电动车,带着小太子一路奔向了牛家。

小太子指路,省了李川不少事,他们到达牛家的时候,牛进达上朝还没回来。

牛家并不大,三进的院子,感觉简朴许多,守门的中年人只有一只手臂,一看就是在战场上退下来的。

“太子殿下来找惟亦?惟亦一定很高兴。”牛夫人很快就进了会客厅。

这时李川和小太子也才刚坐下而已,连茶都还没上来呢。

“见过夫人。”小太子很有礼貌,李川也紧跟着站起来见礼。

“这位就是李川李千年吧?果然是一表人才。”牛夫人笑得真诚又感激,“惟亦说了上次碰到你们的事,他的腿真的能改善?跛不跛的没关系,只要能站起来就好。”

“能的,只是惟亦兄的身体得先健壮起来。”李川看到牛夫人强忍着激动温声询问,心里酸酸涩涩的,他有点想他妈了。

母爱总是会让人感到无限温暖!

喜欢直播之我的大唐不正经请大家收藏:()直播之我的大唐不正经搜更新速度最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