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灰塔的黎明

第四百零二章 石头里的裂纹

灰塔的黎明 湖中羊 3126 2020-10-17 14:53

  

  “你怎么还在这儿砸你的破石头,那帮后生们可都出发了。刚才那声爆炸你听见了没有?我敢保证它肯定和他们的行动有关,就是不知道炸的是那一边。”

满是石雕的院子里,渔翁手里拿着酒壶,看似急切,实则脚步扎实的对正在雕刻一尊恶鬼像的石老说道。

雕恶鬼像,不是为了招来恶鬼,恰恰相反,这种雕像会被放在教堂之类神圣的场域中,让见到他们的人意识到自己的内心里也有着这般丑恶的一面,而它是他必须要去面对的。

“你要是那么急,怎么还有时间到我这里来闲逛,不去帮你口中的后生啊?”石老头也不回的继续敲打着他面前的石像,这尊石像的身子已经几乎完成,头部也被雕刻的活灵活现,只剩下颈部的位置还有待加工。

这也算是石中圣的习惯吧,他总喜欢把人物的脖子放在最后雕。

“儿孙自有儿孙福,莫给儿孙当马牛。”渔翁倚在一尊石狮子上,喝了口酒,斜眼瞧着老朋友,

“今天让他们这么闹,我这鱼算是捕不到了,只好来这里打扰你这个老顽固。你看,今天这城上的天空连只鸟都没有,畜生最是懂得趋利避害,它们是察觉到了这座城里有危险啊。”

“胡扯。祸福相依,不是说因果循环,而是福祸本就是一体。就像不能说海浪的哪一部分是起,哪一部分是落一样,高处向下,低处向上,人世本来就是一条河流,时时处于动态之中。若鸟兽真的懂得趋利避害,那它们就该明白凡生者必死,凡成者必败,不如缩在娘胎蛋壳里别出来。”石老每说一句,便用自己手里的凿子凿掉一块石片,他早就过了会因为说话分心而导致作品产生问题的阶段,哪怕是边唱着戏边雕刻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两位老人就在这有一搭无一搭的谈话中打发着时间,他们不是不想去帮忙,都是江湖里出来的男儿,谁心里不是一腔的热血把义气背在背上?可他们也已经金盆洗手,一路从故土到了异乡,为的就是不再被这要人命的仁义拖进永不停歇的纷争旋涡。

所以渔翁才会来,因为他们都知道,两个人必须得相互看住对方,才能确保自己不会忍不住心中的悸动,重新回到那个快意恩仇的江湖中。可江湖就是包山包海的,谁又能真的置身事外呢?

“我说老东西,你这恶鬼雕的是不是有点问题?你是不是把脖子那里雕坏了?”渔翁也看石老雕了这么多年石像,算是半个行家。他抬眼一看,就注意到恶鬼脖子一侧的石皮迟迟未见下刀,以他对老朋友的了解,这种情况肯定事出有因,否则在雕粗胚的时候,那部分就该有所处理了。

石老停下手里的工具,因为这尊雕像已经几乎完工,除了被渔翁质疑的那一块石皮。他何尝不知道这里就是雕像完成的最后一步,但他举起凿子又放下,如此三次后用手抚摸着这块石头,叹了口气,燃文

“我选这块石料的时候,整体都没有问题。当我雕到一半的时候,才逐渐发掘这里可能会有问题。只是事已至此,我实在不想半途而废,于是继续加工。现在,只剩下这一小块了,可我心里却愈加的没底。迟迟没法下手。”

“这有何难?我替你来。”渔翁说罢,手里一抖,将鱼杆上的鱼线甩出,勾起了被放下的凿子,那只凿子随着鱼钩在空中转了个圈,之后准确的打在恶鬼的脖子上!只听得咔嚓一声,藏在石皮下的裂缝被这一击扩大,横向延伸到整根脖子,渔翁轻轻的一击,竟是将这尊石像来了个斩首!

“你…”废墟上,人影交错。钢叉,从剑七的腋下穿过,被他的手臂死死夹住,不给半点机会。另一边,寻剑者手里的短矛已然如雕刻石像的凿子般深深刺入魔鬼的脖子,位置正是之前青符剑砍到的那条痕迹。

原本刀枪不入的魔鬼,正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剑七,想要说什么,却因为脖子几乎被撕裂而无法发出完整的声音。寻剑者的脸上无喜无悲,他感受不到胜利的喜悦,连劫后余生的庆幸都不曾拥有,他已经太累了。

“回你的地方去吧,这里确实不属于你。”剑七的声音很轻,语气不似是对敌人的狠话,倒有几分规劝的意味。今天这里已经流了太多血,已够了。

于是在复杂的表情中,魔鬼的躯体逐渐化为一滩碎肉和骨骼,刚刚还坚不可摧力大无比的肌肉融化成带着恶劣臭味的蜡油。由于对手的变化,剑七几乎要正面栽倒在地上,好在他背后还有人拉了一把,将他拖进了一个有些冰冷却柔软的怀抱里。吸血鬼,已经变回了人类的样子。

“他死了吗?”虽然眼见着魔鬼变成了一滩碎屑的混合物,剑七却无法肯定自己是否真的战胜了这名可怕的对手。那可是魔鬼啊,谁知道他是不是在刷花招?万一放松了警惕,被那怪物再杀个回马枪,不仅是前功尽弃,就是到了九泉之下恐怕也要后悔于自己的愚蠢。

“魔鬼不会在这个世界死亡,他们只是被从肉体中驱逐了出去。严格来说,他还在我们身边,不过没有了依凭的躯壳,已无法再影响这个世界了。”作为血族,荣格的女仆显然清楚魔鬼的种种特点。因此她也知道,这个男人刚刚做了多么了不起的事。

这世上的屠魔者不少,但大部分都是指驱逐了恶魔的人,真正有能力与魔鬼交手,还将其击败的,恐怕没有几个。不过说回来,这只魔鬼会失败,还是他太心急了,他太想去杀戮普通人来满足自己那邪恶的欲望,以至于没有采取谨慎的战斗方式。而青符剑也确实神奇,居然能在魔鬼的肉身上制造出一个致命的弱点,这才有了这次成功。

“那就是我们赢了的意思吧。如此,甚好。在下没辜负所托。”剑七闻听此言长出一口气,整个人垮了下去,他本就疲惫不堪,还让吸血鬼吸了不少血,此时心里一松,自然就再也维持不下去。

女仆看着昏过去的寻剑者脸上的表情很微妙,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激烈的战斗过,荣格的策略是避免一切可以避免的武力争端,今日一战,让她冷却下去的血脉重新温热了不少。连带着兴奋起来的,还有各种欲望,之前为了恢复伤势,她没能仔细品味剑七的血,现在看着毫无防备的寻剑者以及他脖子上的齿痕,血族的獠牙无意识的长了出来。

“还是先完成任务吧,荣格先生不会希望出乱子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