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总裁宠妻无药可救

第564章 辞退李老师

总裁宠妻无药可救 凡尘花 4734 2020-11-21 05:20

  

  褚夜点点头,算是满意。

毕竟帝华出资给一中建了五栋教学楼一栋餐厅,这些钱也不能白花。

一中名声好,帝华自然跟着名声好,一中如果名声差了,外面那些有歪心思的人恐怕会把脏水泼到帝华身上。

褚夜拦不住自家老大爱屋及乌给一中捐钱建楼,只能尽量让帝华花出去的钱利益最大化。

“好了杨校长,公司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褚夜身上事情还多着。

荣寒城现在昏迷不醒,帝华工作全部压在自己和陈禹身上,他来孝昌,工作就都暂时压在陈禹身上。

现在陈禹肯定忙的饭都顾不上吃。

“褚特助您慢走。”

褚夜淡淡点头,目光转向聂倾倾,“聂小姐行小姐,您两位现在跟我一起回京城?”

聂倾倾摇摇头,“不了褚特助,我和闹闹还有点事,稍后再回。”

“那好,大黑跟吴海就留下来给您两位。”

“谢谢褚特助。”

“聂小姐客气。”褚夜始终淡淡的,保持翩翩风度。

走到会议室门口,褚夜脚步忽然一顿。

所有人以为褚夜还有事情要说,下意识提一口气,齐齐看向他。

褚夜从进入帝华,一直都在众人目光下生活,最不怕的就是目光。

但是现在,他有些无所适从。

等会的话,他能不说吗?

转念一想,想到临来前陈禹可怜兮兮拜托自己,还搬出昏迷不醒的老大,一狠心,咬牙。

“···聂小姐,老大让我代为转达,他···很想您。”

说完,完全不管会议室一众快要石化的“中年人”,快步离开。

细心的行闹闹看着褚夜背影,目露疑惑。

她刚刚怎么看到褚特助耳尖红红的,就跟成熟的桃子一样,霎时粉嫩!

还是校长最先反应过来,以手掩唇,充当和事老:“咳···年轻人,年轻人嘛···”

不说还好,一说,聂倾倾跟羞的恨不得找地缝钻下去。

她当初怎么没发现校长这么皮!

“校长,我和闹闹还有事,先走了。”

“恩恩,好,路上注意安全。”

越过校长,出门。

会议室里

孩子都回去,谢秀琴聂庆池和翁父翁母再呆下去也没什么意思,起身告辞。

校长笑眯眯目送他们离去。

会议室里只剩校长和李老师两个人。

李老师想上前跟校长解释解释,校长裤兜手机震动两下,掏出一看,重新塞回兜里,“你啊···唉···跟我来办公室一趟。”

李老师忧心忡忡跟在校长身后,一路到校长办公室。

校长办公室很静很大,没开空调,加上因为很少有人来,所以还带着丝丝冷气。

李老师冷的哆嗦,咬着后槽牙,面部绷紧。

“校长,您听我跟您解释···”

思来想去,她还是觉得自己应该解释清楚。

毕竟以后还要在一中任教,在校长手下,如果校长对自己有不好看法,过两年还怎么评选优秀教师。

“李芳,你不用跟我解释,收拾东西,跟万老师做个简单交接。”

“校长,你这话什么意思?”李老师不可置信看着校长。

校长什么意思?

让自己走人?

“李芳,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一个老师应该有什么样的职业道德,爱岗敬业,爱国守法,为人师表,关爱学生,你仔细想一想,这四条里,你有一半符合吗?”

“校长,这次虽然我没有关爱学生,但是工作以来,一直矜矜业业,爱国守法,为人师表,没有其他错!”

她从进学校以来,哪天不是第一个到办公室,最后一个走?

还要他怎么爱岗敬业?

每天睡在办公室吗?!

“李芳,这些事情我不想跟你辩论,我等会还有重要事情,你赶紧回办公室,万老师在等你,你跟万老师做好交接。”

说完,不等李老师解释,抓起桌上早就准备好的本子和笔,大步离开。

他一个小时后还要到教育局开校长会,没时间跟李芳在这掰扯这些小事。

走到办公室门口,转头一看,李芳还站在原地,没跟出来,“你赶紧出来,我要锁门。”

他办公室都是贵重资料,怎么可能放心李芳呆在里面。

李老咬唇,大步走出去,径直往自己办公室走,连招呼都没跟校长打。

校长挑眉,迅速锁了门。

老话说的果然没错,小事见人品。

当初还真是看走了眼!

对她有用的时候,校长长校长短,看见自己亲昵极了,一听被辞退,别说叫人,就连余光都不愿给自己。

聂倾倾和行闹闹已经走到学校门口,谁知刚好碰上学生中午上学,一下被围的水泄不通。

能上一中虽然都是孝昌尖子生,但的不在少数,尤其女生。

一个个举着手机要跟聂倾倾合照。

“倾大倾大,你跟我合张照吗?我是你老粉,特别喜欢你!”她可是倾大五年老粉。

从初一开始看倾大的书,一直到现在高二。

“对啊倾大,我也是你粉丝,看你书三年了!”

“倾大还有我,我虽然看了三个月,但会一直支持你的!”

“倾大还有我还有我···”

······

一张张素净又青春洋溢的脸跟自己这么近距离,聂倾倾短暂愣了几秒。

很久没跟这么年轻的孩子呆在一起了。

在京城工作这么多年,她上班的时候,学生已经坐在学校开始学习,中午饭在大楼美食城吃,下午下班,低年级学生早已放学,高年级学生又还在上晚自习,只是偶尔能在街上看到几个穿着校服的学生,别说跟这么多学生这么近距离相处。

跟这些孩子相处,比跟成人相处简单多了。

他们的笑真挚而纯净,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像成人之间,就算心里不喜欢,表面还要维系友好关系。

聂倾倾不是那种人,也学不会,更不想学会。

围过来的学生越来越多,保安以为出什么大事,电棒一拿,快步跑出来。

看到最中间被众学生围着的聂倾倾,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出手。

“好啊,不过你们马上要打铃,单独照就不拍了,我们拍个大合照可以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