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的隐身战斗姬

第512章 数学

我的隐身战斗姬 皆破 6576 2020-11-21 05:14

  

  漫长的飞行途中,江禅机仔细回眸一遍这三四天以来的经历。

排除在飞机上度过的时间之外,其实他们真正有所行动的时间也就一天多点儿,感觉却很漫长,他们这些大部分来自和平国度的人经历了有生以来第一场战争,尽管是爆发得快、结束得更快的局部战争,但战争就是战争,危险性一点儿也不比“通道”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面对“通道”的时候,你知道所有人都是站在同一立场上,而战争却至少分成三派,要时刻提防背后捅刀子,想站稳中立这一派并不容易。

莉莉丝的死亡结束了凯瑟琳和阿拉贝拉长久以来的噩梦,此时姐妹俩正靠在一起打盹,但凯瑟琳明显有心事——她一直以来已经接受了妹妹的眼睛无法重见光明的事实,现在突然告诉她也许有一点儿希望,但是要通过移植仇人的眼睛来争取,即使如此也不一定成功,她怎能不心烦意乱?

拉斐射杀莉莉丝之后,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激动,只是垂下了手里的牛角弓,久久地注视着莉莉丝的头颅,像是在努力回想什么,直到江禅机将头颅用布包起来为止——这也算是一个好的现象吧。

成功地请到院牧长与光之天使就是此行最大的胜利,要说唯一的遗憾……江禅机撇过视线,看了一眼独自待在一个角落的15号,她呆呆地望着坐在机翼上的光之天使,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并没有合适的机会挖出15号的真正想法与动机,但这事也不着急,说不定宗主那边进展更快一些,宗主挖出院牧长小时候看心理医生的经历真是吓到他了。

另一方面,他越想越怀疑,宗主正是因为知道光之天使的存在,才亲自率领大本营里的半数忍者西行寻找摩利支天菩萨的转世者,否则一旦因为某种原因而与光之天使站在对立面,几乎就是一边倒的屠杀,除了尝试击杀院牧长来赌一赌光之天使会不会消失之外,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不论情况是否会到了那么糟糕的程度,宗主作为一派之主,她有责任考虑到最糟糕的状况,令忍者们不至于全军覆没。

那么,如果宗主能深谋远虑地想到这些,作为一校之长的学院长难道没有任何后手么?

学院长显然也对院牧长的能力有所了解,可能不如宗主那样亲眼见过,但想来也差不了多少,如果换成他是学院长,会有什么决策呢?

算了,他又不是学院长,何必费那个脑筋,再说只要院牧长的精神状态保持稳定,目前根本看不到任何与光之天使发生冲突的可能性。

“呀啊啊啊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从前舱传来,把所有人都惊醒了,抱着降落伞睡觉的33号立刻把降落伞包往身上背。

“没事。”江禅机对大家说道,“应该是哪位空姐在准备午餐的时候又顺手打开冰箱了。”

……

经过不到十小时的飞行,专机顺利着陆。

光之天使在着陆之前已经飞到空中,避免惊吓到太多人。

一队豪车已经在机场门口等着他们,在礼仪这方面已经做足了,很多进出机场的乘客都以为是哪国元首到访。

院牧长被安排到市里最豪华的酒店入住,凯瑟琳和阿拉贝拉也陪同院牧长入住酒店,虽然时近傍晚,江禅机他们还是先被拉到学校,学院长急于知道他们此行的具体经过。

蕾拉和路易莎也入住的是同一家酒店。

只离开了短短的三四天,但再次回到学校里还是令江禅机无比安心,他先跑了一趟校医院,把莉莉丝的头颅交给路惟静,顺便看了一眼李慕勤入住的病房,发现病房空了,看来李慕勤已经出院了。

然后,他和三位忍者一同前往学院长的办公室,敲门之后,他听到一个清脆而熟悉的声音说道:“请进!”

他心里生出不祥的预感。

“嗨呀!婵姬学姐!33号姐姐!”

一进办公室,江禅机就看到办公室里不仅多了一个人,还多了一张桌子,那是一张小办公桌,摆在学院长大办公桌的侧面,桌面还摆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学生助理”四个字。

付苏神气活现地坐在小办公桌后面,兴冲冲地向他们挥手。

“……你怎么在这儿?”江禅机问道。

“嘿嘿!没看到这块牌子吗?以后我就是学院长的学生助理啦!别想再什么事都瞒着我!”她叉腰。

江禅机头疼,他不否认付苏的能力在有些时候比较有用,但太烦人了,就算是电话好歹也会给个“拒接”的功能……

“学院长呢?”他没看到学院长在办公室里。

“她在实验室里有点儿事,一会儿就过来,让你们稍等一下!”付苏解释道,然后又挤眉弄眼,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说道:“婵姬学姐,你知道吗?这几天我认识了好多以前没见过的老师!”

“啥?什么情况?”江禅机他们各自找位置坐下来。

“学院长才不像婵姬学姐那么傲娇,她知道我的能力之后,觉得我的能力很有用,于是把一些驻外老师叫回来,让我跟她们建立联系!”她骄傲地解释道。

江禅机顿时明白了,驻外老师最大的任务就是当“通道”出现时及时阻止异界生物进入这个世界,但问题是“通道”的出现会伴随着会对常规通信手段产生干扰的强磁场,导致进入“通道”范围内的人与外界处于通信隔绝状态,万一发生什么意外情况,外界无法在第一时间知道,而付苏的能力可以解决这一难题。

他倒是觉得付苏这个能力最有用的地方应该是在高考考场上,可惜他已经参加不了高考了,否则请梓萱帮忙做题把答案传给他,考个全科目满分震惊全国光宗耀祖……岂不是人生巅峰?

“那不错啊,也算是提升眼界开拓人脉了。”他随口敷衍道。

“可惜……”付苏面露尴尬,“进展很慢,好像不是说光是认识就能建立联系的,可能得比较熟悉才行,但那么多老师一下子过来,我连名字都记混了……”

这么说倒是比较合理,“认识”一个人并不仅仅是知道他或者她的名字,脑子里得能记住对方才行,一提到名字脑海里就能浮现出对方的音容笑貌,否则不就成了一个无情的电话交换机?

付苏的意识记住了对方的特征,这时她们的源能子才会产生纠缠,不是说大家排着队从她面前经过,她就把她们全记住了……没有那种好事。

“学院长很失望吧?”他问。

“那倒没有,反而还安慰我几句,自责操之过急,让我慢慢来就好。”她说,“婵姬学姐你是不是把我想象得太没用了?我好歹还是记住几个的!”

“所以你得到了这张办公桌?”江禅机打量着那块助理牌子,“这块牌子应该是你自己弄上去的吧?我才不相信学院长会给你这个头衔。”

付苏脸一红,被他猜中了,这块牌子确实是她自己订制的,每次只有学院长不在办公室的时候才悄悄摆在桌面上。

她也不是每天从早到晚驻守在这里,开学之后该上课还得上课,学院长在必要时会打电话给她,让她联系特定的人,所以她也没有常驻这里的必要。

这几天她接触到了非常多的机密信息,第一次了解到“通道”的存在,了解到江禅机他们这次执行的是什么任务,对她来说简直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整晚整晚激动得睡不着觉,偏偏还不能跟身为普通人的室友念叨,但不说话又会憋到爆炸,所以只能整天在江禅机的耳边念叨了。

“33号姐姐!快过来!几天不见,让我好好抱抱你!”付苏向33号招手。

33号反而警惕地后退一步,她这几天没少听江禅机吐槽,知道付苏打的是什么算盘。

“33号姐姐,你躲也没用,今天本少爷绝不会放过你~”付苏离开办公桌,露出像是调戏民女的花街大少的嘴脸,向33号扑过去。

33号苦于这是学院长的办公室,不能随便折腾,又不能离开,只能绕着沙发跟付苏周旋。

“别闹了,你不是认识一些老师吗?闲着没事去跟老师们唠嗑呗。”江禅机解围道。

“我可不敢!”付苏喘着气停下来,“这几天我聊的最多的除了婵姬学姐之外,也就路易莎了。”

“哦?你还跟路易莎聊了?”江禅机真没看出来,可能是他没怎么关注路易莎的缘故,他没发现路易莎经常在脑海里跟付苏说话。

“放心吧,我有分寸的,我不会跟她泄露学校的机密信息。”付苏坐回办公桌后面,托着下巴好奇地问道:“不过她那个酋长会预测未来?真的假的?”

“预测未来?”江禅机一愣,“假的吧,这也太玄乎了。”

“在一定程度上是真的。”

伴随着话音,学院长推门而入。

他们全都站起来。

“坐吧。”学院长也坐到办公桌后面,打量着他们,微笑道:“这一趟辛苦了,有什么感受吗?”

“只能说——大开眼界,不虚此行。”江禅机答道,“现在我只觉得以前的自己就像是井底之蛙。”

学院长会意地笑道:“主要是你们幸运或者不幸地遭遇了突发战争。”

“学院长,您刚才说——在一定程度上是真的,是说巫术部族的酋长能在一定程度上预测未来?”他趁着学院长的心情好,问道。

“这个问题嘛……”学院长望向15号,“忍者学院那边没有记录么?”

15号没想到学院长会把问题抛给自己,犹豫了一下答道:“巫术部族本来就比较神秘,酋长的能力一直存在争议……只能说,历年来她做的一些重要决定,在当时看起来可能无厘头,但在事后看来都是最正确的选择。”

学院长点头,“果然,连忍者学院也对酋长的能力所知甚少,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酋长的能力确有其事,当年能和普通人握手言和,酋长提出了很重要的指导性意见。”

“酋长的能力不太好理解,在外人看来可能就像算命先生或者萨满巫医一样不可信,为了让你们更好的理解酋长的能力,我先举个生活中常见的例子。”

大家聚精会神地听着。

“你们谁对数学比较在行?”学院长问道。

大家面面相觑,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喜欢做数学题,更谈不上对数学在行。

“没关系。”学院长说道,“付苏从小在本校长大,可能不太清楚,但婵姬你应该知道,外面普通学校里每年都会有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吧?”

江禅机点头,在他以前上学的学校里,不论是初中还是高中,班里总会有两三个数学尖子生被老师推荐参加奥数比赛,肯定没他的份儿,但他很羡慕,因为如果能在奥数比赛中取得一定的成绩,对中考和高考都大有裨益,甚至如果能取得全国大赛金牌的话,保送顶尖名校都不成问题……但这终究是属于极少数人的特权,羡慕不来,只恨自己脑子没有那份天资。

哪怕只是在市级或者省级比赛里取得名次的学生,也足够班里其他同学羡慕了,也会成为数学老师的心肝宝贝,甚至能享有一点点的特权,比如上数学课时可以干别的。

“奥数比赛也是层层选拔,从区级、市级、省级直到全国级,如果能进入国家队,还能在国际大赛上跟外国的少年选手们一较高下。”学院长对懵懂的付苏解释道,“其实跟体育特长生的选拔在形式上差不多,但这个选拔不是体育天才,而是数学天才。”

学院长看向大家,“我拿数学和奥数比赛来举例子,是因为跟酋长的能力有一定的相通性……我先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觉得,同一道数学题,在你们的眼里,与在那些奥数选手们的眼里,这道题看起来是一样的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