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林雨的妄想世界

第一章 带着尸体去穿越

  

  下了一晚上的雨,到了早上天空就完全放晴了,地上还残留着一点湿湿的痕迹,空气里却早已经干燥得连呼吸都是硬邦邦的感觉。笔@趣@阁wWw。biqUgE。info

六岁的林雨呆呆地站在尘土飞扬的马路边上。

因为正好是上班的时间,来往的车子出现的频率特别频繁,带起的诸多扬尘很快就把林雨难得穿上的新衣服弄得脏兮兮。

她低下头,小手拍打着衣服,嘴里嘀咕着,我很乖,我很乖的,妈妈快来接我哦。

一个小时前――

妈妈做了一顿肉很多的菜,林雨吃得满嘴是油,内心好开心。

妈妈拿出了一套漂亮的裙子,比邻居漂亮姐姐常穿的衣服还要漂亮,林雨穿上后,手脚都有些僵硬,好怕一个不小心弄坏衣服,妈妈会不高兴,自己也会很伤心。

妈妈一直在温柔地笑着,妈妈一直在说小雨好乖――

妈妈牵着乖乖的小雨来到车来车往的路口,温柔地摸摸林雨的脑袋,小雨乖乖地在这里等妈妈,妈妈很快就会回来接你的。

林雨乖巧地点点头,扬着一抹大大的笑容,回答道,妈妈,我会很乖的,乖乖等妈妈来接小雨的。

妈妈很欣慰地笑了,最后摸了摸林雨嫩嫩的脸颊,目光中闪过一丝忧愁,声音渺如尘烟,小雨,再见!

妈妈,记得要来接我哦!林雨的脑海中犹如执念般一直刻着这句话,直到死亡的降临。

――阿雨是个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游魂野鬼,大概是阎王的生死簿上漏了她的名字,她没有被牛头马面带到地府去重入轮回,反而一直漫无目的地在凡间飘荡着。

时间一长,她对过去的记忆就有些模糊了,除了自己似乎是被叫阿雨以外,其他的都是些最近的芝麻蒜皮的杂事记忆。

她并不在乎已经过去的每一段记忆,死了死都了,在乎又有什么意思呢?

世人活在当下,她就死在当下吧!

她浮在半空中,躺平了身子,眼睛看着一望无际的碧空如洗,任由流动的空气拖着自己流向随便哪个地方。

底下忽然传来嘈杂的吵闹声,夹杂着一惊一乍的惊叫声,阿雨翻了个身,漫不经心地向下看去――

入眼是一地的血,新鲜的血液汩汩地从某具破碎的身子里流出,身子边上的两只小手死死地攥着溅满的裙子,往上看去,眼睛紧紧闭拢,小巧的嘴唇抿得很紧,白嫩的脸上已经浮出了代表死亡的青黑色,脸上的神情凝固了害怕、不愿……

可怜的娃,阿雨淡淡地想着,表情一样的冷淡。

不知道牛头马面会不会到这里?这么一想,她的神情还是有点紧张了起来,自由自在惯了,还真不想去那什么劳什子的地府,入什么轮回!

而且,她似乎应该是自杀的,好像还得下什么十八层地狱的某一层吧!

她慌慌张张地打算遁走,可惜还是迟了一步,眼看着牛头马面带着厚重的锁条在空中现形,她不由得埋怨自己,日子过太安逸了真不好,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尼玛,今天不宜出门啊!

牛头的牛眼睛扫到了阿雨,哼着鼻子道:“怎么又有一只鬼?我们要抓的到底是哪只鬼?”

马面白了牛头一眼:“是鬼都抓起来,保不准又是从枉死城跑出来的!”

牛头皱眉思考了一阵,坚定地否决:“不行,判官大人吩咐下来抓的是一只鬼,我可不想多事,你忘记上次的教训了?”

马面同样地皱眉:“上次是意外,这次肯定不会是。你看这两只鬼哪只像是有背景的样子?”

牛头仍是摇头:“不行。不然这件事你担去,我不管。”

阿雨瞥了一眼底下的“破碎娃娃”,趁着两人争执的期间,悄悄跑走。

马面重重地哼额一声:“我担就我担,胆小鬼!”说完,厚重的锁链从手里抛了出去,缠住了阿雨的一只脚。

阿雨看着身后看不清的距离,唉声叹气地想着,今天不宜出门啊,不宜出门……身子飞快拖动着向后掠去,很快又重新见到了神情变扭的牛头马面。

阿雨认命地被马面当做风筝在半空中放着,眼神落在地上,对马上会有“同伴”这种事,感觉上是说不出的复杂。

马面的另一根锁链抛到了地上的小女孩身上,手一扯往回收的时候,锁链的一头什么也没有。

马面皱了下眉头,又抛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的。

他看着空空的锁链停顿一阵后,走上前。

牛头紧张地唠叨:“算了,算了,抓了这个就好了。那个就不要了!”

马面不理,伸出一只手,探入了小女孩的胸口,扯着一抹灰色的小身子往外拖。

灰影挣扎不休,不肯离开,眼看着一时拜托不了他,她张开了嘴巴,狠狠地咬了一口。

马面神色一变,迅速收回了手,虚无的手影上出现一小片空缺,那片空缺被叼在小女孩灵魂的口中。

小女孩怨恨地看他一眼,嘴巴动了动,咀嚼几下后吞下了那一小片,吞完还意犹未尽地舔了下嘴唇,唇角挂着一抹十分恶劣的笑容。

“这么快就成地缚灵了!马面,你没事吧?”牛头紧张地出声询问,到底还是没想直接丢下马面跑掉。

马面懊恼地看着自己的手,瞪一眼这只让自己吃了闷亏的小鬼后,闷闷道:“这家伙执念太深,现在又吞了我的阴气,一时还动不了她。我们暂时先回去禀报判官大人。”

牛头狗腿地连声应和:“对对,早就该这么做了!凡事慎重一点没错,不然我们从鬼吏的位置下来到这种低级的杂役角色,再往上爬就不知道要哪年哪月了。”

马面抽了下嘴角,没说什么话,面上的神色不是一般的不爽。

阿雨在旁边默默打了个寒颤,胡乱地想着安抚自己的莫名恐慌情绪,不是针对我的,跟我没关系,怕也没有用……

不知是不是错觉,阿雨觉得头顶的天空有点暗淡,刚刚还是白天,这么快就光线不充足了――今天真的不宜出门!

“哎,天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啊?”

“有什么?你看花眼了吧!”

“真的啊――”

话还没说完,一颗巨大的陨石从天而降,正好砸到了这里。

一息的功夫,阿雨的身边多了一堆神情莫名其妙的“同伴”们――死得太快了,他们连被砸的疼痛都没感觉到。

阿雨的心情宽慰了一点,原来不宜出门的不止自己!

结果,大概是老天爷被阿雨的怨念搞烦了,掉落的陨石发出一道白光,单单把阿雨和小女孩一同卷了进去。

马面看着锁链又是空空,又看看这堆计算在外的围观鬼众,莫名地想了四个字――不宜出门。

牛头在旁边傻笑着举个牌子――谁来告诉我,这到底是堆什么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