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功德碑

第二十八章 院子

功德碑 梧桐疏影 5507 2021-01-08 10:40

  

  “顾大师,这里还行吧?”

胡增武胖胖的脸上堆着笑,看上去颇为喜感。

他额头上有着一层油油的汗渍,脸颊上挂着一些汗珠,不时抬手抹着,因为手有些脏,那张脸也就有些黑痕,瞧着更是怪异。

虽然是暮晚时分,天气仍然闷热,他身上穿着的白衬衣前胸和后背处颜色很深,全部被汗水浸湿。

顾心言在院子里来回踱着步子,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院子不大,地上打着三合土,院墙不高,上面爬着常春藤,藤上开着淡黄色的小花,晚风吹拂,轻轻摇晃。

在院子一侧,有着一颗黄角兰树,这会儿,虽然已经过了花期,还是有些花儿顽强地挂在树枝上,随风飘送清香。

树下有着一个洗手池,上面有水龙头,接着水管,只要轻轻一拧龙头,就有白花花的水流出来。在这里洗漱、洗衣服什么的非常方便,衣服洗好拧干便可以挂在院子里,南北走向横跨院落的是一根晾衣绳,此时,上面空空如也。

院内有正房三间,中间是堂屋,两旁是两间卧室,正房的左边是厨房,右边是厕所,厨房和厕所离得比较远。

屋子顾心言已经进去过了,家具齐全,甚至连被褥都已准备停当,全是崭新的。

胡锅巴有给胡增武说过,顾心言想在外面租一间屋子来住,胡增武说是要帮顾心言找房子。也就两天不到的时间,趁着下午放学和晚自习之间的间隙,胡增武就到学校把胡锅巴找到,之后,带着顾心言来到了这里。

这里距离铁路不远,就在火车站附近,是铁道上工务段的家属院。

“怎么样?”

胡增武神情有些紧张的问道。

他忘了抹汗,汗珠子顺着脸颊不停滚落,在肥硕的下巴上停留片刻,然后,从空中坠落,在地面上摔得粉碎。

“还能怎么样?就这里啊!”

一旁,胡锅巴兴高采烈地说道。

“这里有两家屋,我也可以搬来住撒……”

胡增武转过头,瞪了雀跃的胡锅巴一眼。

顾心言低着头,微微沉吟。

小南钻到了他身下,抬着头,瞧着顾心言的目光多了一些灵动。

这段时间,他跟着顾心言和胡锅巴厮混,好奇心爆棚的他什么都学,依样画葫芦地去照做,慢慢地在成长。

不过,他的偏执不曾有丝毫的减弱。

每隔半个小时,嗯,比闹钟报时还准,他的眼神就会变得死气沉沉,在顾心言耳边不停地说着报仇……

如此,一分钟之后方才恢复正常。

顾心言自然是想要帮他完成这个心愿,不然,在上厕所的时候都有个小屁孩跟着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自己,这样的感觉不要太酸爽。

“这里的环境不错,不过,租金?”

顾心言抬起头,皱着眉头说道。

“租金?”

胡增武哑然失笑。

“没有租金的,这院子一年的租金我都缴齐全了,顾大师,尽管放心住下就是,可以一直住到大师你初中毕业,毕业之后要是还想继续住下去,胡某帮你解决……要知道,如果没有大师出面,胡某人多半已经跨了!”

胡增武的话并不夸张。

段二娃出事之后,修建汽车站的工程也就暂时停下来了,没人敢继续开工。毕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段二娃被鬼上身,谁也不想下一个倒霉的是自己啊!就算胡增武增加了工钱,仍然没人愿意上工,钱虽然重要,没命的话有钱也没处花。

顾心言将段二娃的事情解决,段二娃回到工地上之后,工程也就重新开始了,毕竟,当事人都回来了,证明那里就算有脏东西,多半也被法师收服了。

前天,胡增武来到学校,包了一个红包给顾心言。

红包内封着一百块钱,这钱不多,只是意思意思。

胡增武给顾心言谢礼的大头是在这里,租下一间环境不错的小院给顾心言住。毕竟,他从胡锅巴那里打探到,顾心言每天都要练功。这样的话,环境如何就很重要了,不然的话,他多半会找一间楼房给顾心言。

要知道,现在的人都喜欢住楼房,那样似乎要洋气一点。

胡增武之所以从建筑社退出来,自己当上包工头,就是因为他眼光独到,为人长袖善舞,他不想和顾心言做一锤子的买卖。

这件事之后,对于那些神鬼灵异风水阵法之类的东西,胡增武已然是深信不疑。

这辈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不小心踩****,再次遇到这样的怪事情,那时候,和顾心言的交情也就能派上用场。

做人需要有备无患。

与之相比,这点小小的金钱支出也就无足轻重。

顾心言没有虚伪地推让,而是点点头,他朝胡增武非常有古风地拱了拱手,一本正经地说道。

“五叔,这一次小顾我就承情了!”

胡增武裂开大嘴笑了笑,连连摆手。

“顾大师,当不得!当不得!”

这时候,早就不耐烦的胡锅巴在一旁插嘴说道。

“好啦,好啦,你们就别这么客气,老大,我们还要回去上晚自习,晚自习结束之后就搬家?”

他望着顾心言的眼神非常诚恳。

“老大,我也搬来可好?这样的话,就可以跟着老大学艺,老大,你也多一个跑腿的,不是吗?”

胡锅巴一张黑黢黢的脸笑得很是灿烂。

“锅巴,你……”

胡增武的脸沉了下来,眼珠子转动,偷瞄顾心言的动静。

他巴不得胡锅巴和顾心言交好,同吃同住最好不过,不然他也不会租带有几间屋的院子。之前,粮站那边也有间屋,房屋位于粮站里面,门外就是一片宽旷的用来晒粮食的水泥地,在那里练功不是更耍得开?

就是因为只有一间屋,所以,胡增武没有租那里。

顾心言笑了笑。

“这里宽得很,你要住就住,没人拉住你,不过,住在这里要是碰到一些奇怪的玩意,不要大惊小怪啊!”

胡锅巴用力拍着自己胸膛。

“袍哥人家,不兴拉稀摆带,老大,你就放一百个心,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帮上忙,不会拖你后腿!”

顾心言笑了笑,没有说话。

之后,锁上院门,把钥匙交给顾心言,胡增武就往火车站方向走去,他要到罐头厂办点事情。

顾心言取下一把钥匙递给胡锅巴,两人往学校方向走去。

害怕赶不及晚自习,他们没有走正街,而是走正街背后的小道,从五砖厂的厂区穿过去,那里,可以从学校的后门进去。

走到半路,在一个三岔路口,顾心言停下脚步。

“老大,快走,要迟到了?”

胡锅巴往前快走两步,超过了顾心言,他停下脚步回头焦急地说道。

顾心言神情凝重地望着左边。

胡锅巴知道在那里的肯定是小鬼,那个喜欢趴在自己肩膀上吹气的小鬼。后来顾心言使了秘法让他在短时间内开了天眼,他也就看到了那个小鬼,看上去蛮可爱的,一点也不凶,哪里想到他差点让段家家破人亡。

胡锅巴倒是想一直开着天眼,和那些脏东西打打交道。

不过,顾心言没有这样做。

顾心言告诉他,他现在体内并未练出气来,如此,开天眼对他就是负担,而且很容易引那些脏东西靠拢。

没有防护之力又引得脏东西前来,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什么事?”

胡锅巴问道。

“你先回去,我要晚点再回学校……”

顾心言皱着眉头说道。

在他左侧,小南的双眼变成了一片血红,他低着头,瞧着地面,不停地嗅着,在路口来回转着圈子,就像是一个陀螺。

应该是闻到了仇人的气味。

可惜这三岔路口人来人往,一时间,红尘之气太过旺盛,要想把仇人的气息分辨出来,就算他是鬼,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最终,小南还是选了一个方向,向那边飘了过去。

顾心言将手背在身后,慢慢跟了上去。

“我也去!”

胡锅巴忙出声说道,跟了上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