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长安坡

第六章 谈和包克从良(上)

长安坡 窦宝九 3961 2021-01-08 10:41

  

  上回说到,打完群架,学校也都知道了,可是也没有怎么处理,包克回去想了许多事情,想起这几年自己欺负同学的事,也是自己年少无知轻狂,干了那么多错事,也该是时候平平静静的上完学了。所以,包克打算找小杰谈和,过去的事也就过去了,以后各自安好。

话说这会阿健、小杰、小岚和贞子都围在一起说这打群架的事怎么才能完全结束,正在讨论的时候,包克一个人来了。小杰有些惊讶,看他惊讶什么,平时威风气十足的包克今天穿着一身校服,孤零零一个人走进了教室,平日里肯定是一大伙人就来了。

你又来找我们茬了?贞子站起来第一个说话。

贞子你坐下,说着小杰拉着贞子坐下后,说道,你来有啥事,是不是又要约架?

包克也突然收住了以前所有的不好的性格,说:不是的,我是来和你谈和的,我以后不会再找你们麻烦了,你们以后也不要惹我,咋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路。

小杰和其他人听到包克这么说,都有些出乎意料,其实他们不懂,年轻人都是浪子回头金不换,看起来平时坏,但要学好,也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小杰说:好,我们不会找你麻烦。

包克转身对着贞子说:对不起,以前老是欺负你,我也想了好几天,确实不应该那样,大家都是孩子,何必相互为难。

贞子看得出来,包克确实是真心的,也就没有在为难,就说:恩。

包克看到大家都原谅自己了,心头的石头也就放下了,然后就说,那我走了,再见了。

小杰说,别急,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三十五元,说拿去买点药,给你的小伙伴涂涂,本来这件事就是应为钱而起的,现在给你钱,我心里也就踏实了。

包克看着小杰,这些都已经出乎自己的预料了,包克说,不用了,以前是我的错。

贞子说,拿去吧,小杰的电警棍肯定把你的小伙伴打的不轻,说着,贞子也掏出三十多元,要给包克。

包克这那肯要啊,也不好意思,贞子的头那天也破了,再说他也不敢要贞子的钱,就说,不能要,真不能要,要了我又成坏人了。

小杰说:拿去吧,没事的。

贞子说:拿上吧,只要以后都好好学习,那就可以了。

包克看着贞子,这个第一眼他就喜欢的女孩子,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就拿着钱撒腿就跑了。

包克回到自己的教室,给小伙伴说,下午给你们买点好吃的,买点药水,我们今后就散伙了,以后不要打打杀杀的了,都好好念书。

甲说:包哥,你今天有钱了?请我们吃还买药。

乙说:散货了,散伙了,走,疯最后一次。

包克说:小杰和贞子给我的钱,再加上我自己的有一百了,可以玩最后一次了。

甲说,小杰和贞子主动给你钱?乙说,看来老大还是老大,我现在都肚皮发麻,他那个棍子滋味真的不好受。丙说,看来他们也是损货,今天花完,明天再去要。

包克说:谁要要钱,自己去要,过了今天大伙都散了吧,别老是在学校混,干点正经事。

大伙都觉得包克变了,突然变得像一个成熟的大人,突然变得害怕惹事了。

再看小杰阿健这里,贞子和小杰把钱都给包克了,自己都没有吃饭的了,四个人也在随便的聊天。

阿健说:贞子,小杰,你们把钱给包克了自己用啥,我给你们些钱你们先用呗。

贞子说:不用啦,我回去再要,我就说钱丢了,谢谢你阿健。

阿健说:不用谢,说谢就见外了。

小杰说:给我,给我,我不敢问我老爸要,没钱吃饭了,阿健你要包养我哦,天天去吃你家的九歌面皮。

阿健说:面皮随便吃,我也就这么点钱,哈哈,你那么能花钱,我养不起,你看谁能养得起去找谁呗。

小岚说:我养你,怎么样。

小杰说:不怎么样。

贞子听出来了小杰和小岚话里的意思,心里偷偷乐了。

贞子说:我养你怎么样?

小杰听到自己想听到的话,心里就像十二点的太阳,火辣辣红彤彤,说,好啊好啊,我就等你这句话呢。

哈哈哈,贞子,小岚和阿健都笑了,童年天真的笑声是最美的。

小杰乘胜追击说:你能养得起我吗?我一天要吃好多零食,要喝我最爱的酸酸奶,还要放学去耍游戏。

贞子知道小杰开玩笑,就说,没问题,不差那几个钱。

小杰说:好,今天终于抱大腿了。

小岚说:怎么反了,不是应该是男的包养女的嘛,怎么今天是贞子包养小杰,电视里面不是这么演的啊。

小杰说:电视里不是这样,因为我不是导演,哈哈,我要是导演,我也让你小岚包养一个。

小岚说:哼,谁稀罕。

哈哈哈,大家又开心的笑了,笑声是那么的甜美。

小杰说:放学了一起出去玩呗

贞子说:好啊,去哪玩?

阿健说:你们和小岚去玩,我还要回去帮爷爷收拾店里的事情。

小岚说:是啊,你和贞子去玩呗,我去给阿健帮忙。

小杰看着贞子,贞子看着小杰,两个人都笑了。

再说包克一伙人,买了些小吃,买了些酒,跑到了九里庙里聚会。

甲说:老大,这里是咋们的受辱之地啊,今个还来这里,触霉头啊。

乙说:是啊,我都有点后怕。

包克说:没事,咋们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什么受辱不受辱,今后这里就是大伙的重生之地。

丙说:对,老大说的对,以后就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来谁帮我在后背抹点药。

包克说:来,我给你帮忙,以前都是你们给我跑来跑去,我今天为你们服务。

谢谢老大了,三个人异口同声,再看其它人,也都是三三两两的,你一句我一句。

包克说,来大家都给娘娘磕两头,表示咋们以后都从良了。

说着,包克带头,跪在娘娘的神像前面,虔诚的磕了两头,随后大伙也都行了礼,各自干各自的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