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何从何去

第14章 乌纱帽

何从何去 薇翠葳蕤 4095 2021-01-08 10:41

  

  “违法拆迁,要摘了黎书记头顶的乌纱帽来交换。”王钰道。

“你说什么?”黎书记神色一怔,他正喝着茶,茶水还在嘴里,差点呛到。他不禁咳嗽起来。

这句话,把在场众人吓得不轻。无一不觉得,这个王律师,真是吃了豹子胆。黎书记刚刚才说:“你们不拆了绿云街的老房子,我就摘了你们头顶的乌纱帽。”这个王钰,居然敢说要摘黎书记头顶的乌纱帽?!

NN城新上任的一把手,黎书记。这个男人的仕途起步于一个小县城的县委宣传部新闻干事,二十多年,从小小的干事到乡党委书记,从县委副书记到********,然后到现在的NN城,省首府的********,一步一个脚印,越走越高,前途光明。他敢于改革,做事尤其讲究效率,不仅作风硬朗,脾气也硬朗,说话辣味十足,被人称为“辣味”书记。

市法制办主任陈志平更是坐立不安:“都说黎书记说话太辣,你一个小小的律师,怎么一开口就这么重口味?”如若王钰的发言“效果不好”,他作为安排王钰来参会的人,也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

会议室里的人,大约除了黎书记,其他人的想法,与陈志平不谋而合,人人神色愕然中带着紧张。

黎书记咳嗽的几声里,王钰有礼貌地暂停说话,却又非常精准的掐在黎书记开口之前,抢先说话了。

众人越发愕然—谁都看得出来,黎书记想要开口说话,你居然不让书记开口说话?你居然敢抢在书记面前说话?而且,你怎么时间掐得这么准?

王钰一句接着一句说话,声音铿锵有力,神色沉稳自若。

“违法拆迁,不用20天,两天就能把绿云街拆了。”

“先不说诸位领导头顶的乌纱帽,按照目前的态势发展,一旦违法拆迁,必然引发拆迁户暴力阻挡拆迁,影响社会稳定,影响东盟国际博览会的召开,才是大事!”

朝阳亿达广场项目拆迁工作一再拖延,之前冗长而无实质进展的汇报就让黎书记怒火中烧,王钰的一句“我有办法”,好似一道清泉,让他的怒火稍减。

岂料这个律师一开口就要摘了他的乌纱帽?!居然拿他说的话,来堵他的嘴。到了他现在的位置,已经没有多少人敢与他叫板说话了。王钰的话,顿时从清泉变成了烈油,让黎书记心里的怒火窜得更高,都要窜到喉咙了。可听到了“东盟国际博览会”这个词,黎书记硬生生憋住了心头的火气,反而决意听听这个律师要说什么。

那一年,NN城历经千辛,终于争取到了东盟国际博览会的举办权,这个博览会是国家级别加国际级别的经贸交流盛会,当时号称“中国境内唯一由多国政府共办且长期在一地举办的展会”,届时,中国,还有东南亚10国的国家领导人都会来到NN城。毋庸置疑,当年NN城的头等大事就是举办好东盟国际博览会。

朝阳亿达广场项目,可大可小,关键看参照物是什么。这个项目,投资再多,都是经济效益为主。可东盟国际博览会,那是政治效益!政治效益排在首位,影响更甚啊,是无法用金钱来估量的。

黎书记憋住了怒火,不仅因为他从政二十多年的政治修养,其实还有一个原因,这个王钰,不是体制里的人。所以,他神色阴沉,冷着脸,继续听着,继续喝茶。

“要想圆满解决拆迁问题,两个关键点:一是补偿价格要合理,二是要依法拆迁。”

“难点问题是:拆除补偿价格偏低,而拆迁户的期待值太高。”

“拆迁工作推进难度大,首要原因是群众负面情绪大,认为政府和开发商穿一条裤子。”

“政府代表民众利益,态度必须中立。”

“建议重新梳理拆迁补偿价格。”

……

“亿达集团和拆迁户要共赢,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最后,王钰笑了,道:“黎书记,我头顶没有乌纱帽,不怕书记摘帽子。”

王钰说话的过程中,黎书记瞪着王钰,一言不发。其他人,时而看看书记,时而看看王钰,神色紧张。

“啪”的一声,书记手里的茶杯重重地掷到桌面,黎书记站了起来。

王钰面容沉稳,大有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动的姿势。

“说话没人听,干事没人跟,群众拿刀砍,XX县的甘蔗事件教训,大家都忘了吗!”黎书记道:“难道在拆迁工作中,我们还要做被群众拿着菜刀追砍的干部吗?!”

黎书记口中的甘蔗事件,是几年前轰动全省的事件。XX县是当地的甘蔗种植大县,在进行社会治安重点整治过程中,发生蔗农聚集和冲突事件,40余名公安民警和10余名蔗农在冲突中受伤,2名蔗农死亡,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

“必须依法拆迁!”黎书记口气严厉,“拆迁办和法制办要多和律师沟通,听听律师的专业意见。新的拆迁工作方案,必须要律师提意见!”

……

一番厉声言辞后,黎书记看向王钰,口气缓和了点,道:“听王律师的发言,王律师在拆迁方面是专家,按照王律师的经验,亿达项目的拆迁工作大约需要多久?”

“按照现在的情况,新的拆迁补偿价格合理的情况下,快则3个月可以动工。”王钰微笑道。

黎书记环顾四周,道:“大家要发挥主观能动性,克服困难,争取三个月,确保拆迁工作顺利进行!”

会议结束,黎书记离开了,其他领导也陆续离开,最后只剩下市拆迁办和市法制办的人,应市法制办主任陈志平的要求,三位律师也留了下来。

“王钰,刚才我的心都要被你吓出来了。”陈志平道。

“你们是体制内的人,有的话,在你们的位置不好说。”王钰道:“我无官一身轻,方便说话。”

“王律师的发言,掐中要害啊。20天变3个月,真是救了我的命!”市拆迁办主任李建华忙不迭说着赞美和感谢的话语。

王钰道:“过奖。道理,大家都知道。”

感谢之后,李建华道:“王律师,您看,我们原来的拆迁方案,还有拆迁户补偿安置房协议,存在哪些问题?”

“李主任,拆迁工作程序复杂,难度大,专业性强,是非常耗费时间和精力的一项工作。”王钰抿了一口茶,语气温和礼貌,却答非所问。

李建华一愣,旋即道:“我知道,律师提供法律服务,是要收费的—你们怎么收费的?”

王钰放下茶杯,在信签上开始写字。片刻,他起身,将那张信笺递给李建华,道:“这是需要的材料清单,如果这些材料现在可以提供给我,今晚我们加班,拆迁方案的问题和价格问题,我们明早面谈。”

离开前,王钰对李建华和陈志平道:“服务党委政府中心工作,顾全大局,这个意识,律师是有的。收费,可以比市场价优惠,但是,不能让律师杨白劳。”

(“中国境内唯一由多国政府共办且长期在一地举办的展会”这句话引用自http://baike./v710420.htm?fromTitle=%E4%B8%AD%E5%9B%BD%E4%B8%9C%E7%9B%9F%E5%8D%9A%E8%A7%88%E4%BC%9A。东盟国际博览会,是参照“中国-东盟博览会”虚构出来的一个国际博览会。艺术来自生活,小说源于现实。特此说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