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平生一顾倾城色

第17章

  

  乔璐,烫着一头亚麻色的大波浪,如海藻般浓密绸缎般亮泽,随意的披散至腰际,绿色亮粉眼影,性感火红的唇彩,红色低胸紧身短裙包裹着性感高挑的身躯,确实是一性感尤物!巴掌大的小脸上,厚重的彩妆遮住了本来的面容,只有戴着灰色美瞳的眼睛,若有若无的流露出些许淡淡的忧伤。秦小丫所在的位置正对着乔璐,她的眼力向来毒准狠,乔璐,绝对不是表面看来张扬放纵粗俗的姑娘。秦小丫能看出来,韩齐也肯定能看出来,所以,她对韩齐喜欢这样的乔璐并不觉得太惊讶。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如她眼神这般好!

“哇噻!韩齐,活色生香啊!原来你是重口味,喜欢吃荤啊!啧啧……”段泽森端着饭盘对着韩齐夸张的挤眉弄眼。

韩齐自嘲的笑笑,看到这三个素质良好的观众,整个观看过程他们可是一点声响都没发出。

“你们吃,我走了。”韩齐朝他们笑笑就要往外走。

“别呀,韩齐,一块坐坐呀,我保准将你受伤的小心脏安抚的妥妥贴贴。”段泽森将饭盘交给秦小丫,走上前将韩齐拉到他们这桌坐下。

秦小丫埋头开始吃饭,有段泽森在,她根本不用开口,况且,韩齐也不是那种别人有问,他就有答的人。秦小丫真心对别人的私生活没兴趣,虽然韩齐是秦小丫少数承认的朋友之一,但她对朋友的定义是只谈江湖,不谈风月,实际上,她根本就不懂什么是风月,在这个感观至上的世界,她就是这么无趣的一个人。

段泽森兴致勃勃的盯着韩齐,一脸贼笑:“韩齐,给我们说说,你与那个性感小野猫是怎么回事呀?”

“滚,什么性感小野猫!”韩齐一拳砸在段泽森肩膀上,看了眼根本没抬过头的秦小丫,无奈的扯扯嘴角,起身就走,丝毫不理会身后呲着牙嗷嗷叫的段泽森,原本他也是看到秦小丫这才过来的。

“嘿,韩齐那是什么拳头呀,根本就一流星锤,哎哟哟,”段泽森一边揉着肩膀一边嗷嗷的叫。

“表哥,你这是自作自受,你看韩齐那样就知道他对那女生喜欢得不行,你还口无遮拦,我说呀,你就是活该。”莫云捂着嘴哈哈的笑。

段泽森看着至始至终都事不关己毫无表情的秦小丫,虽然肩膀火辣辣的疼,心里却突然有丝偷偷的窃喜,那次偶遇秦小丫与韩齐单独吃饭的不适感消失的无影无踪。

“嘿,瞧着,不出一天,那小野猫的祖宗十八代段爷我都能查得一清二楚,嘿嘿,让你丫韩齐不告诉我!”段泽森心情大好的说。

事实上,还没出一天,傍晚的时候,段泽森已经将打探到的结果向秦小丫同学做汇报了。

乔璐,芳龄十八,祖籍浙江绍兴,父母亲均是中学教师,母亲教音乐,父亲教美术,夫妻相亲相爱伉俪情深。三年前,父亲为救落水儿童不幸溺亡,一年后母亲抑郁而终。办完母亲的丧事,乔璐被回去奔丧的舅舅带到了这个城市,也是这个学校一年级的新生,目前就读于音乐系。

“听说,乔璐的舅舅是道上混的,是个狠角色,还有人看到他经常带着乔璐混迹在江湖大佬和政府官员圈里。”汇报完常规项目,段泽森压低声音对秦小丫说,“有机会还是得提醒下韩齐,乔璐那种背景的女孩,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那种背景的女孩!秦小丫心中一滞,她可不也是那种背景的女孩,甚至比乔璐更为甚之。快半年无忧无虑的生活,她差点忘了自己是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是啊,终究不是常人,也终究不会被常人所接纳,就像段泽森看乔璐。秦小丫生出些许烦燥,加快脚步。

“哎,小丫,你等等我。”段泽森从后面追上来,看着有些日子不曾对他冷脸的秦小丫寒着一张脸,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回去吧,我有点事。”秦小丫头也不回的径直往外走。

“我跟你一起……”

段泽森话没说完,被秦小丫一记杀眼打住了话头且止住了脚步。

看着秦小丫渐行渐远的背影,段泽森微微一笑,小丫,你终究还是放不下,没关系,我会等你,不管未来会怎样,我会一直守护着你。

秦小丫只知道段泽森家境不凡,是军后代,但她不知道,段泽森妈妈的家族却经营着跻身世界500强的集团公司,旗下业务涉及衣食住行各行各业,企业遍布全国乃至世界各地,消息网延伸到全国每个城市。段泽森真心想打探秦小丫的底细,那也是很容易的事,况且,在那个南方城市,秦大爷还是个有头有脸不算低调的人物。

秦小丫沿着平常打工惯走的路线快走了一段路后停下脚步,旁边小巷里传来熟悉的声音,秦小丫不想过多纠缠,闪身隐在黑暗里。

“小陈,我是真心喜欢你。”咖啡厅那个不是周太太的王女士声音。

“不好意思,王女士,我赶着上班。”陈楚冷冷淡淡的声音。

“我有钱,我可以给你钱,你不用上班,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王女士急急道。

静寂了一段时间没有声响,秦小丫以为这两人的谈话终止了,陈楚终究还是从了那王女士——的钱。

“是吗?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突然,一句问话带着古怪的笑冒出来,寂静的夜里,毛骨悚然。

“是,是啊!”王女士带着颤音,茫然的回答。

“呵,老子就想上班。”陈楚阴森的笑着,推开眼前的人就要走。

“不要走,小陈,你听我说,我可以让你再进赛车圈,我可以让你做职业赛车手。”王女士一急之下抱住了陈楚的腰。

“滚!”陈楚额头青筋爆起,握紫拳头,大吼一声猛的一把推开抱住他的人。

“小陈。”王女士摔倒在地,见陈楚拔腿要走,一急之下,猛的扑过去抱住了他的腿。

“滚!”陈楚头也不回,一脚踹过去,踹中了王女士的心窝。王女士闷哼一声,脸色煞白,死咬着唇就是不肯松手。

“找死!”陈楚眼中阴霾,抬起脚又要踹下去。

“陈先生这是要上演辣手摧花吗?”秦小丫从黑暗里走出来。她本来不想管这些闲事,不知道今天怎么了,她实在看不下去一个死心塌地的女人被这般践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