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阴丽华传奇

第一百六十九章

阴丽华传奇 流水落秋 3301 2021-01-08 10:42

  

  沉默,终将是要打破的,不管是灭亡还是爆发。

梁松素来不会过度放纵自己的悲伤(情qíng)绪,他稍稍振作了一下,便勉为一笑对刘义王说:“既然你执意和离,我定尊重于你。”

刘义王闻言,抬眼看向梁松,只见梁松面上虽然努力在笑,但刘义王还是一眼看出了他的悲伤,她心疼,鼻子不(禁jìn)发酸,顿时眼含泪光。她含着泪问:“是否我要做什么,你皆不拒,哪怕失去(性xìng)命?”

只见梁松肃然回道:“是。”

梁松这简短的一个字让刘义王的眼泪夺眶而出,她流着泪对梁松说:“可我不舍,我希望你远离权力之斗,安然活着。”

刘义王的眼泪虽然让梁松感到心疼不已,但他仍能理智地思考,只见他面露不解,继而欣喜若狂,他疾步走到刘义王跟前,殷切地看着刘义王,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刘义王何曾见过如此失态的梁松,不免破涕为笑,笑了之后见梁松还是那么呆呆的看着自己,心中一(热rè),主动献上香吻回应梁松无声之问。

梁松不(禁jìn)为之一惊,继而怀着激动不已的心(情qíng)化被动为主动,随后自是一室(春chūn)光。

之后两人自是(情qíng)比金坚,恩(爱ài)不疑。

马援(身shēn)亡,故后无辜被卷入了皇权的斗争里,前不久还闹得沸沸扬扬,如今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淡了下去。而他的位置,已由南阳人宗均任。

马援去世后,官兵因瘟疫而死的已超过半数,蛮军也饥困交迫。于是,宗均同将领们商议道:“今道远士病,不可以战,(欲yù)权承制降之,何如?”将领们全都伏在地上不敢应声。宗均说:“夫忠臣出竟,有可以安国家,专之可也。”于是假传诏旨,调伏波司马吕种代理沅陵县长,命他带着诏书进入敌营,宣告朝廷的恩德和信义,而自己率军尾随其后。蛮人十分震恐,冬季十月,他们一道杀死首领投降。于是宗均进入蛮贼大营,遣散兵众,命他们各回本郡,又委任了地方官吏,然后班师。蛮人之乱于是平定。宗均还没到京成,先自我弹劾假传诏旨之罪,然而刘秀并没有为此责罚宗均,反而嘉奖宗均的功绩,派人出迎,赏赐金帛,命他经过家乡时祭扫祖坟。

五溪蛮平定,将士论功行赏,赏不及马援,蒙冤之事亦只能不了了之了。不幸的是,蔺氏伤夫死后蒙冤,不久,其最宠(爱ài)的少子客卿又告夭折,双重打击,使她患上了严重的怔忡之症,主妇如此,府邸的仆人便有些懈怠,马援之幼女马雅佳就在这个时候发了高(热rè),虽幸被发现并给她延医问药,但未曾得到好转。

自马援去世后,刘庄便安排了人私下照顾马援妻孥,马雅佳病重的消息自是传到了他的耳里,但是他却无法立即施予援手,认真想了想,便想到了刘义王,当即便让人传话给刘义王。

刘义王闻讯,二话不说便带上太医往马府而去,从此之后,刘义王就开始光明正大地照顾马援妻女,因为刘秀什么也没说,大家自是不会说什么。

马雅佳病好了,独自带上礼品到刘义王的公主府谢恩,言行进退有度,端庄得体,让刘义王为之刮目相看,虽然心里十分惊讶,但面上一点也没有表露出来,然回头进宫与(阴yīn)丽华说起时,赞不绝口。

刘义王如此盛赞一个十岁的小女孩,让(阴yīn)丽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没有亲眼所看,她也不好予以置评,只是心里不免有些好奇。随后听说马雅佳料理家事,管理教育仆人,内外之事咨询禀报,马雅佳处理起来如同成人一样,她更是为之惊奇,心里对她更是多了几分关注。然而就是因为这几分关注,让她得知了一个秘闻马雅佳曾经长时间地患病,其母蔺夫人让人给她占卜,卜筮者说:“此女虽有病之状,然她必将大贵,其兆不可与外言。”其母蔺夫人初不以为意,后来有一次又叫来相面的人给女儿们占卜,相面的人见到马氏,大惊说:“我必将对此女称臣,然她(日rì)后虽尊贵无比,却少有子息,若养他子有贤能,胜其所生之子。”这个秘闻让(阴yīn)丽华不得不为之慎重。这些占卜之言她并不迷信,但也绝不轻视,这让(阴yīn)丽华不得不为之慎重。她为此特意唤来了太子刘庄。

刘庄听了,便疑惑地问(阴yīn)丽华:“母后可是有意让儿臣娶其为太子妃?”

(阴yīn)丽华惊愕地看向刘庄,说:“你怎会有如此想法?”

刘庄愣了一下,反问道:“如此不是好法子?”

(阴yīn)丽华想了想,说:“未可知。不过,若是母后让你娶你便娶?”

刘庄对(阴yīn)丽华毫不迟疑地颔首。对于刘庄来说,虽然他属意太子妃应是他心仪之人,但为了大局着想,他可以接受一个自己尚不心悦但却欣赏有加的女子,而马雅佳就是这种女子,马雅佳最近的表现可圈可点,让刘庄(身shēn)为欣赏,做太子妃吧,或许(身shēn)份还不够,但刘庄不在乎,就是年龄小了那么一点。

(阴yīn)丽华的回应让(阴yīn)丽华为之失笑,她对刘庄说:“她年龄小了,母后并无此意,若是你们当真有姻缘,母后乐见其成。此番唤你前来,告知你此事不过是让你早有防范,今(日rì)母后知,你知,他人或许不(日rì)便知。如此占卜之言若被有心利用,或可成大事,万万不可大意。”

刘庄对于(阴yīn)丽华曾受到过占卜之言的迫害,这时想起不免戚戚然,但为了让(阴yīn)丽华宽心,他故装从容,笃定道:“儿臣定不会让此等事出现,母后大可放心。”

(阴yīn)丽华看了刘庄一眼,对他的话也不深思,只信了他。

刘庄回去后,本想和自己的谋士商量一番,然转念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毕竟人多难免嘴杂,越少人知道越好,于是他自己悄悄地处理了这事,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刘荆、刘康等人几乎在同时知悉了此事。

原来,对于刘义王照顾马府早已暗生疑窦,虽然他们知道是他们皇族之间的斗争造成马援蒙冤一事,即便他们明知刘义王乃是出于心中有愧,但他们始终觉得其中或许还另有缘由,为了稳妥起见,他们暗地里自是遣人细查了一番,结果自然就得知了这个秘闻,而他们因此认为刘义王是在帮刘庄掩人耳目罢了,其实是刘庄意在马雅佳。得知这个秘闻之后,又想到马雅佳最近让人交口称赞的表现,他们想要得到马雅佳的心更为笃定与迫切。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