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青色芒果

第十章 询问

青色芒果 江上行 5426 2021-01-08 10:42

  

  刘丽娟和她年轻的情夫大吵一架之后,就坐在地上大哭起来。笔・趣・阁www.biquge.info

女人哭起来的样子真是令人感到难堪,说白了就是丑陋。

刘丽娟其实是个很有女人味的女人,远看还颇有一点气质,沈强刚看到她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感觉。虽然已至中年,但也许是保养得比较好的缘故,刘丽娟整体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文静而有涵养的女人。她穿着一条米色的休闲长裤,脚下是一双锃亮的白色高跟凉拖,露出雪白脚和涂抹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头,加上她身材高挑,腿形也好,所以看起来很有气质。她披散着一头黑色长发,脸上也没有化浓妆,肤色白皙,虽然眼角和脖子上起了皱纹,但也不显老。

沈强第一眼看到刘丽娟的时候,就猜她是个很有涵养的女人。但自她开口说话之后,再到看完她和情夫吵架的过程,沈强就觉得不再那样想了。

看来再美再有气质的女人,如果一开口就暴露出自己的粗俗和浅薄,也会招致男人的厌恶。

沈强虽然和刘丽娟没什么关系,但从一个普通的旁观者的立场出发,他心里也有一点讨厌刘丽娟。

沈强见刘丽娟瘫坐在地上哭泣,自己站在一边也不好说什么,于是就从桌上拿了几张纸巾,递给刘丽娟,刘丽娟接过纸巾,啜泣着道了声谢谢,然后站了起来,一边擦眼泪一边走进了厨房。

沈强见她还在伤心,就对她说:“不好意思,今天打扰你了,不方便的话我改天再来吧。”

刘丽娟擤了一下鼻涕,忍住哭泣,说:“没事没事,给我几分钟,马上就好。”

沈强只得回到客厅重新坐下,心里烦躁,从口袋里掏出烟来,想抽又不敢抽。

“没事,你抽吧。”

刘丽娟擦着眼泪走过去,对沈强说,她自己手上也拿了一包女士抽的香烟,在沈强面前坐下,拿出烟来点燃了。

男人抽烟是因为想事情或者烦躁的时候需要放松自己,而女人抽烟到底是为了什么,沈强一直没搞明白,或许也是为了在激动的时候平缓一下情绪吧。

刘丽娟右手拿着一个又长又细的烟,左手架在胸前,一边扭头看着窗外,一边用颤抖着的手把烟送到嘴边吸一口。

沈强一边抽着烟一边观察刘丽娟,他猜刘丽娟此时的心情肯定非常复杂,一方面是听到自己前夫死亡的消息,另一方面是刚和情夫大吵一架,而刘丽娟此时心里在想哪一件事情,沈强不得而知,他在想应该如何对刘丽娟说陈兴发的事情。

两个人默默地抽了一阵烟,刘丽娟首先说话了,“他是怎么死的?”

沈强说:“具体死因还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是被人杀害之后埋在果园里的。”

刘丽娟听到这句话以后闭上了眼睛,两行泪水无声地从眼角出流下来,然后长叹了一声,睁开眼说:“是谁杀的?”

沈强说:“这个还不清楚,所以今天我来找你,也是想问你几个问题。”

“好,你问吧,我知道的都会说。”

沈强问:“那我们从最开始说起吧。你先简单说一下你和陈兴发是因为什么离婚的吧。”

刘丽娟抽了一口烟,然后把烟在烟灰缸里灭掉,说:“我和他都是泉州人,还是同一个村的。他读完初中以后就出去打工了,我继续念高中,从那以后我们就没有了联系。1997年,我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就回泉州老家帮我爸爸打理海鲜生意。98年的时候,他从外地回来,听人说在外面做生意,做得很大,赚了很多钱。他一直都很喜欢我,但我不喜欢他。他回来之后就向我家里提亲,还承诺拿出一百万做礼金,那时候一百万可是一大笔钱。我爸爸那时候正好做海鲜生意亏了钱,家里也缺钱用,见他一下子能拿出这么多钱,就逼我嫁给他。一开始的时候我不想嫁给他,但后来想到他也算个富豪了,跟了他好歹也能过上好日子,就嫁了。

结婚之后的那两年,他倒是对我很好,我要什么他都给我。他就是经常在外面忙生意,见客户,很少回家。后来不知道在外面交了些什么狐朋狗友,经常去外面鬼混不回家,赌博、找女人这些我都清清楚楚,为此我还和他大吵了几次架,他口头上倒是答应我不在外面乱搞了,但一出去又是那个鬼样子。后来我都懒得说他了,也懒得去管,你爱鬼混鬼混去,我自己过得快活就行了。后来听人说他还在外面染上了毒品,一开始我还不信,但到最后他为了吸毒和还赌债把房子卖了之后我才知道是真的。我和他闹离婚,他死活不同意,脾气也暴,经常打我。我就和他分了居,回我爸妈家住去了。

他大概也是知道自己做错了,就把毒品戒了,但是生意也被他毁了,泉州那边做不下去了,就改了行,06年的时候来这里做生意。刚开始是卖海鲜,后来又和几个人合伙投资开酒吧,生意慢慢做大了,手头上有了点钱,09年的时候就在郊区搞了一个果园。他在这边生意稳定了以后,就把我接过来了,我见他真的改了,就带着孩子过来了。

我还以为他这次真的是改过自新了,谁知道他有了钱,又交了一帮坏朋友,又开始在外面鬼混。我知道他在外面包养了好几个女人,还有两个私生子,其实我早就想和他离婚了,但又怕离婚影响到孩子,就一直忍着。可他不但不收敛,胆子还越来越大了,有一次还把外面的女人带回家。最后我实在忍无可忍了,就和他离了婚,孩子归我。他还算有点良心,给了我一笔钱,分给我这套市区的房子。离婚以后我们就没怎么联系过,他就来看过女儿几次,后来就再也没来了,就是每个月按时给女儿打三千块零花钱。我也不知道他在外面做了什么事情,他也没跟我说过。不过从两个月之前起,他就再也没有打钱给我女儿了,我以为是他不想打了,也没在意,不想打就不打,我一个人也能养活女儿。我也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他已经――”

刘丽娟说到这里,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沈强安慰她说:“节哀顺变。”他知道刘丽娟现在情绪波动很大,就没再继续追问,而是坐着等她。

听到陈兴发的死讯,刘丽娟伤心地哭了,从这一点来看,她和陈兴发还是有感情的。

刘丽娟哭了一会儿,擦掉眼泪,又拿出一根烟来,打火机因为手的剧烈颤抖掉到了地上,沈强见了,就拿出自己的火机,打燃,送到刘丽娟跟前。

刘丽娟点燃烟,颤着声说了声“谢谢”。

沈强看他眼睛哭得红肿,就安慰她说:“你先喝杯水吧,冷静一下。”

刘丽娟摇摇头说“不用了,没事,一会儿就好。”刘丽娟抽了几口烟,接着说:“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沈强问:“你说陈兴发以前吸过毒,他是什么时候染上毒品的?”

刘丽娟想了想说:“我第一次知道的时候大概是05年的5月份吧,那时候他好像在外面交了很多朋友,还经常带他们到家里来,说是谈生意,谁知道是搞什么鬼。后来有一天,我偶然间发现他和他那几个朋友躲在屋子里吸毒,以前电视上看过吸毒的样子,我就知道他染上毒品了。”

“你还记得和他关系比较密切的那几个朋友吗?”

“有好几个吧,我都记不太清楚了,其中有一个挺高,很瘦,我一直记得,叫什么刀仔,看样子好像是混社会的。”

“你说他后来到这边以后又吸上了毒品,还是经常和那个叫刀仔的人联系吗?”

“好像是,他一直和那个刀仔走得挺近,他在这边投资开酒吧的时候我就见过,那个刀仔好像也来这里了,具体做什么我不清楚,不过看着好像是贩毒的。我劝过他,叫他别和这些社会上的人来往,他不听,我也没办法。”

沈强把刘丽娟说的一些重要的信息都记录在了随身携带的小笔记本上,然后接着问:“你说你知道他在外面包养了好几个女人,具体有几个?那些女人你都见过吗?”

“具体有几个我不太清楚,我只记得其中一个是个在夜总会坐台的小姐,叫马莉莉,那次他带回家被我撞见的就是那个女的,那个****!”刘丽娟说到这里的时候非常气愤,情绪一下子就上来了。

沈强说:“你先冷静,我给你看一个人,你看看她和陈兴发是不是有关系。”

沈强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刘丽娟。刘丽娟接过,看了一眼,说:“这不是前几天被判死刑的那个女的吗,叫什么,什么慧琳?”

“张慧琳。”

“哦,记起来了,张慧琳,她不是个杀人犯吗?”

“是的,你之前见过她吗?”

刘丽娟说:“好像见过,去年夏天她好像去果园里摘过水果。”

“陈兴发认识她吗?”

“好像认识吧,那果园里芒果长出来的时候她就会去,她好像挺喜欢吃青色的芒果,专门去果园摘,我见过几次,你的意思是这个女的也是我丈夫的情妇?”

“不是,我就是顺带问一下,因为这个女的也是个毒贩。”

“哦。”

“你知道的与陈兴发关系密切的人除了刀仔和马莉莉,没有其他的了吗?比如说他在外面有没有和什么人结仇之类的?”

“和人结仇?我好像是没有见过,不过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具体有没有我也不知道。”

“上次我同事没有问清楚,你看一下,这两个哪一个是和你丈夫有关系的马莉莉。”沈强拿出了那两张马莉莉的照片给刘丽娟看。

刘丽娟看了一下,指着长相一般的那个马莉莉说:“就是这个。”

沈强收回照片,合上笔记本,站起来对刘丽娟说:“好了,我该问的都问完了,今天感谢你的配合。”

刘丽娟说:“虽然我和他离婚了,但夫妻之情还是有的,希望你们能尽快破案,找出凶手。”

沈强说:“放心吧,这是我们的职责,我们会尽快破案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